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人间烟火的味道

2019年01月11日 10:33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像风一样

  一碗鲫鱼汤,油珠互相整合又破裂,白色浓汤里辨得数不尽的晶莹曲线搏动欢呼,嘈嘈杂杂,热闹。刚撒的葱花儿,绿得又脆又碎,已想到鱼腹里金黄色的鱼籽,最生气的灿黄,热闹。如此这般的热闹,是只属于六外公的鲫鱼汤。

 

  傍着土壤而生,六外公与外公比邻而居,年幼时两家交织缠绵的炊烟,如今将只剩下外公家的独自彷徨了。黄昏日光尚温时,老外公搬一把扶手磨得锃亮的木椅,呆坐小院里,微风徐徐,目光透过大红大紫的门神,直抵空落无人的老屋,屋檐下齐整堆积的木柴,有多少晨露留驻,再塞入灶底时,想必再也散发不出好闻的人间烟火味了。瓦也齐整堆积在浅沟里,瓦青褪成灰白,掺入苔绿,却也没有裂纹,认真严肃得如它们的主人一般,鱼鳞一样,码得整整齐齐,像一排排严阵以待的士兵,寂静无声。

  有六外公的年极热闹。摊上大红色的纸,扯起嗓子吆喝两家的女儿,一个研墨,另一个,即我母亲,豪笔一挥写就两幅对联,颇为自得地四处炫耀。他又取出浆糊,均匀地涂抹上,指尖也沾染上红色,斟酌,比对,最上端必须成一条水平线,恭恭敬敬地贴上。孩童们欢叫着躲入堂屋中,捂上耳朵,静静躺在地上像一条蜿蜒的小蛇一样的鞭炮与爽朗的笑声一同炸裂。完了,孩子们鱼贯而出,在淡蓝的浓烟还未散尽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在一片残渣中寻找被炸飞的“哑炮”,把包装纸拆了,零散的火药聚为一堆再次引燃,最炫目的光华“突”地燃起来,闪亮的童年,闪亮的年华。

  在门前的樱桃树还能结果的时候,在庄稼地还未全部栽种上大片椿树的时候,四季瓜果飘香,每年冬季都会苏醒对故乡年的思念。

  夏日最盛时,是草的姿态最美时。新绿浅浅,交错纷乱地摇曳着覆没了田间阡陌,上季的败叶湮灭其中,犹记去年它们清新水灵的模样,终于一去不复返了,那样生动的笑颜。没有越活越完整,反而越活越破碎,树干上斑驳的刀痕又添新伤,六外公终于挥挥手要告别这片土地了,城市光怪陆离的灯火会不会照亮他的未来?在黑夜悄悄来临,鸡鸭喧闹着摇摆肥硕的身体一扭一扭地慢慢归巢的时候,外公的木椅吱呀一声,在鸭子们嘎嘎欢唱的和声里,几不可闻。

  践行的宴席终于摆上了,依旧是雾气蒸腾。六外公依旧精干高瘦,墨蓝色的上衣几乎与四合的暮色相溶,模模糊糊。拼了命地抬眼,期待着空中会闪现一道彩虹,让我可以惊喜地留下这行泪来,不同于不知道星子是如何出现在寂然长空中一样,我清楚地知道,没有人会神秘地对我说六外公偷偷藏了一篮新收的樱桃给我,没有人会捉来几尾鲫鱼或满桶蟹和虾,趴在水缸上不能再得见乌黑色泽若玉般的鱼游来游去了,没有人会直指到最高的山坡,在安然绿色中大声呼唤我的名字,深深地对我憨笑了。

  茉莉已经入眠。竹林已经入眠。虫鸣潜行入耳,这一湾山水人家就快要散尽了,袅娜的炊烟会比我更寂寞。但外公小小诊所的药味还未散尽,鸭子们还睁着纯黑的眸子啄洗着洁白的羽毛,朗夜里星子们仍旧眨巴着双眼,好像要散落人间,水观音依然披着翠绿的衣衫在古老的水井旁婆娑微笑呢!

  因为有源头,所以没有恐惧。六外公会回来的。叶落了,终要归根。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