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温柔的月

2019年02月11日 10:53 来源:短文学网 作者:摆渡的老头

  现在不知不觉已经养成一个习惯,每次晚上走出屋外都要先抬头看看月亮是否还在,她今天是什么模样,对于月亮的依赖来自于小时候月亮对我的陪伴和关怀。我还在读幼儿园时候,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母亲经常在冬天的时候推着一辆改造过的自行车,把我和哥哥驮在那个尾部经过木板加长的自行车后座上,在松软的雪地里缓缓的行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还记得走在路上时指着路旁的一棵树问母亲:“树是什么变得呢?”,母亲说树是种子变得。我又继续问到:“那种子是什么变得呢?”,母亲说种子是土变的。“那土又是什么变的呢?”,“土是如来佛变的”,母亲又继续回答道。“那如来佛呢?”这时候母亲便发脾气了,让我坐好别说话了,小心掉下去。于是,我们又接着月光映着白雪路向家的方向走去。

  上小学的时候我也特别好动,唯一能令我安安稳稳呆在家里不跑出去野的事情便是看电视了,因为那时电视里播放这的是我最喜欢的西游记,我的印象特别清楚,在我家那个能收到不到10个频道的老电视机里有一个北京教育频道,每天在下午的两点多钟循环播放这四大名著改编的电视剧,而在寒暑假的时候总能轮到西游记。在看完西游记之后我便对月亮产生的极大的兴趣,当然那个时候对法力无边的孙悟空的兴趣还是更大一些,可是又找不到菩提老祖拜师学艺,花果山水帘洞离我又不知隔了几个十万八千里,只有月亮是我可以看见的,上面不仅住着温柔漂亮的嫦娥和她的玉兔,还种着飘香的桂花树。所以每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我都会找一块空旷的地方,盯着月亮看。我甚至能想到那接着冰霜的广寒宫,宫前的珠帘在冷风的吹动下左右摇摆,嫦娥束着发髻,身着裘衣,怀中抱着玉兔在向远处凝望,桂花树上的红叶也随之飘向浩瀚星空。但是从月亏看到月盈,广寒宫始终未露出一角,但隐隐约约月亮上的轮廓上好像真有一些东西,好像一个盘卧着的待孵化的什么呢,到底像什么呢,我快速回忆着我脑中的一切见过的东西,啊,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了,是恐龙,那硕大的头骨,突出的下颚和那如针头的指尖。我大惊失色,迅速的跑回屋中,此后几天到了晚上我便早早的进了屋子,只躲在被窝里透过窗户看那大恐龙什么时候孵化出来。

  可是没过多久暑假便结束了,我又要开始上学的日子了,学校离我家不远,所以我每天也是自己去上学没有人来接送,可是偏偏当时老师每天都要加课,一直到很晚才会放学,而我家那个方向却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每次晚上回家都会看到路上一个小孩背着书包一路飞奔。因为我怕月亮里的大恐龙会突然蹦出来,有一天我奔跑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月亮,它一直在我身后,那沉睡的恐龙也丝毫没有苏醒的样子,月亮还是稳稳当当的挂在天空,慢慢过了几日,对它的恐惧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非常奇怪,每次回头望它的时候,它都散着亮光静静地跟在我身后,我躲在在树下,它透过树叶的间隙望着我,我走过水旁,它睡在水面望着我,我每走一步,它便紧紧的跟这走一步。

  从此,在每个星光闪烁的夜晚,它都陪着我,乡间的小道,家中的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成为了我的依赖,在夜中最亲密的朋友,虽然它每天不停的变换这身姿,可她的温柔总是淡淡的洒在我的心里,就像家中的爱猫亲昵的在身上磨蹭这它柔滑的身体,有一份关怀,一份慰藉。令我最不安的是她给了我这么多,可我却什么都不能为她提供,然而她也没有向我提出过任何的要求,我希望和她分享我的快乐,分享细雨中美妙的音乐,分享阳光下的彩蝶飞舞,可是只能无可奈何,但我知道她给我的快乐,她能体会的到,这对于她也许就满足了。

  虽然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匆忙,她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但那份感觉总是在她出现时真真切切的涌动在我心里,就如她第一次和我的内心触碰时那样,交织着少年的懵懂和被关怀的渴望。她是我的朋友,相伴旅途,一路上她不问,我不答,只需静静的走着,自由的前进,能够相视便已经足够。

  从此,夕阳落下黑暗也不会到来,因为温柔的夜里有温柔的月。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