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薛涛:原来烟花易冷

2019年04月11日 09:26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孽水寒

  在成都几千年的文化中,“薛涛”一定是可以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薛涛”两个字,作为地道成都人的我说出来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在心头。一位集美貌与才情的唐朝女子,能在人才辈出的朝代,才扫峨眉,名动蜀地,确是有她的非凡之处。

 

  只不过,她终究是凡间女子,一位出生在一个没落家庭的女子,一位一生孤独寂寥的女子。漫卷珠帘,素手提笔之间,谁又真正读懂了她的红笺小字?有时候想,薛涛如果嫁与人妇,小楼深闺,闭门煮茶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对不起她惊世的才华。她纵然是转瞬即逝的一朵烟花,也不是寻常的男子可以配上她的。

  据资料显示:薛涛,唐代女诗人。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幼年随父流寓成都,八九岁能诗,通晓音律,多才艺,声名倾动一时。16岁入乐籍,脱乐籍后终身未嫁,定居浣花溪。

  薛涛她八岁那年,有一天她父亲看见庭院中有一棵梧桐树开得茂盛,触景生情便以“咏梧桐”为题,说出“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两句,而后让薛涛来续答,想试试她的才华。哪知薛涛不假思索地应声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亲听后,很是诧异,觉得这是不祥之兆,恐怕女儿今后会沦为一个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薛涛一语成谶,后来果然成了官妓。

 

  这就是那个时代一个弱女子的命运,满腹才华无从展示,不能像现在的女子一样自由追求。薛涛只能屈身与男人来使自己生活下来。还好历任蜀中节度使都对她既爱慕又尊重,名臣韦皋和她相处的时间最长。由于薛涛过人的才华,韦皋曾拟奏请朝廷授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但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从此以后薛涛“女校书”的身份,逐渐被人们肯定。有诗云:“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这是唐代王建在《寄蜀中薛涛校书》中对薛涛的赞美。

  世人常说,女人最好的归宿是爱情,薛涛也不列外。她和韦皋,一个是当朝名将,文武双全,一个是蜀中名妓,才貌双绝。薛涛一度以为可以不再为生活奔波,不再看人脸色,可以活的肆意而潇洒,岂知这也许只是爱情故事的美好素材。当韦皋将她由官妓降至营妓,送往松州边地“慰问”军士时,薛涛她突然害怕了,她害怕会重新回到颠沛流离的生活。

  薛涛终于醒悟,她还是脱离不了依附男人,在去松州(今松潘地区)荒凉的路上,她竭尽所能,以近乎讨好的卑微的口气写下了著名的《十离诗》。用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来比自己,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的手、厩、笼、巢、池、臂、亭、台。

  繁花如梦,终究抵不过生活中的一地鸡毛。

  薛涛,万里桥边的女校书。可以自己制作好吃的“薛涛干”,可以自己发明象征爱情的桃红色的“薛涛笺”,也可以写出流芳百世的不朽诗篇的传奇女子,到最后还是像一朵绚丽的烟花。明媚过后,就是一地的灰烬。

  烟花,那么凉!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广大媒体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下一篇:山乡篾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