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又是一年端午节

2019年06月06日 08:57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杜荣辉

  白娘子传奇中,因为端午节饮了雄黄酒,致使白素贞显出原形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但随着社会进程的加快,时至今日许多民俗已发生改变,甚至消失于历史的洪流中。现今的青少年,大都不知道,其实旧时的端午节,在川西坝子也有饮雄黄酒的习俗,并且除此之外还有一连串关于这个日子的“规矩”。即便时隔多年,儿时那些关于端午节的往事,至今仍记忆犹新。  

  说到端午节,有一些植物是不得不提的,譬如陈艾、牛尿蒿等。这些本是坡地上、沟渠旁或河滩上常见的植物,到了端午前夕便成了抢手货。家家户户都要采上一些扎成小束,挂在墙上备用。即便是在城里,临近端午时,也会有乡下人流动或临时的摊点沿街叫卖这些植物,城里人也会毫不犹豫的买上一些,挂在房门旁边。据说,有驱虫和辟邪的作用。到了端午,还要乘着盛夏气温较高,用这些植物煮水,给小孩洗澡,据说也是为了驱虫防病。

  那时候过端午,雄黄酒是必不可少的。端午前夕,父亲总是早早地便去镇上的中药铺买回了雄黄,放在碗柜上。我曾经好奇地打开那小纸包看过,是些橙黄色的粉末。端午那天,父亲会将那些粉末少许地放入酒碗中,调成雄黄酒饮用。小孩自然是不能饮用的,但父亲允许我用筷子沾上一滴尝一尝。高粱酒混上雄黄,那个味真够辣的,也不知是高粱酒本身辣,还是因为添加了雄黄的缘故。中午时,父亲会用调好的雄黄酒,分别将我的额头、后颈、肚脐及脚板心等处沾湿。那凉凉的感觉与酒的辛辣形成鲜明对比,那清凉透彻心扉。我也对父亲关于沾过雄黄酒不怕蛇咬,能消灾去病辟邪的话深信不疑。

  除此之外,还有更开心的事,那就是围着婆婆做香包和包粽子。婆婆是做香包的能手。菱形的香包也叫粽子香包。弟弟妹妹,都围坐在小院里的皂荚树下。守候着一个个漂亮的香包的诞生。做香包的主要原料有彩线、纸壳、香料(有街上买的,也有院角的调味合香)。它们在婆婆的手上折来绕去,不一会儿便变成漂亮的饰物。我们抢着将新鲜出炉的香包挂在胸前相互炫耀,到了晚上又将香包挂在蚊帐上,闻着它的香味入眠。

  在乡下,家家的屋后地坎基本上都有一排植物。矮矮的,很茂密,叶子呈墨绿色,很宽,这就是专门用来包粽子的粽子粑叶。没有包好的粽子放到锅里常常会被煮散。这时大家依然很高兴地说:瞧,这就是某某做的。引得大家都开心大笑。自己做的粽子很香。有时候还偷几个粽子到竹林里悄悄烧着吃、烤着吃。这又是另一番滋味。

  在乡下,端午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习俗,女婿是要陪同妻子回娘家省亲的。即使是正在谈恋爱的小伙子,也要到未来的丈母娘家走一遭。按照风俗,丈母娘还要向未来的女婿送上一把端阳伞,以祈顺利平安……在农村部分地方,至今此俗尚存。

  虽然同属川西坝子,但区县不同,风俗也会略有差异。如新津等地,端午还会有赛龙舟、抢鸭子等民俗活动。而今天,新世纪出生的青少年一代,恐怕只知道端午是纪念屈原的日子,却很少有知道端午还有如此多有趣的民俗。国假一天,大都也是以现代娱乐方式消遣;在他们心中,这个日子似乎与农历中的节日并没有多大关系一般。

  如今又是一年端午节,叫我怎能不怀念儿时的日子呢……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晨曦】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