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父亲的草帽

2019年06月26日 08:34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左剑

  草帽,对于我这个农民的儿子来说再也熟悉不过了,因为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总是喜欢戴着一顶草帽,一顶用秸秆编制的草帽!年幼的我难以明白这草帽里的情怀,只是觉得戴着这顶草帽的父亲显得有些土气、有些沧桑。长大后我才明白,这顶草帽凝聚了父亲朴实的情怀,流淌了父亲勤劳的汗水,彰显了父亲对家人和子女的无限真情。

  进入6月,马上就到父亲节了。下班后,特意给父亲打电话为问候,我知道这个季节在我们川西山区就进入了麦梢黄的季节,快年过花甲的父亲白天都在忙着自家十几亩地的小麦收割,这段时间,父母常常要忙至半夜才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入睡。而早晨五六点就必须起床,还得趁着天热之前多割点麦子。挂了电话,父亲的每一句叮嘱,让我的思绪不由得飞回了川北老家的家乡,回到了童年。

  小时候,家里每年都会养几张桑蚕补贴家用,所以我就时常跟着父亲去桑树地里采桑叶喂蚕。在我的印象中,我家地里的桑树长势一直都非常好,桑枝很茂盛,桑叶又大又稠密,一层累着一层似的。父亲戴着他那标志性的秸秆草帽,抡着蛇皮口袋,一头扎进密不透风的桑枝采桑,而我就躲着头顶烈日,钻进树荫下玩耍。每当我觉得口渴的时候,只见父亲一手托着他的草帽,一手拨开密密的桑枝,来到我身边,我一看帽子里,全是红得发紫的桑果,馋得口水直流,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父亲笑着,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又扎进桑树地里。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在我十来岁时也能帮着父亲收割稻子了。割稻子的时节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大伏天,在实在热得受不了的时候,我们隔段时间就到田坎树荫下休息凉快一下,闷热没有风的话,这时草帽就能发挥扇子的功能了,可以用来扇风,每当这个时候父亲总是一边为我扇风一边摸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在草帽的摇摆下,汗水蒸发带来了凉爽。盛夏的午后,天气说变就变,乌云经常遮天蔽日地黑压压的逼来,大风卷着瓢泼大雨忽地就落了下来,让在外面干活的我们猝不及防,这时我们又靠这顶草帽来挡风遮雨,以免被淋成落汤鸡。此外,砍柴、采茶叶、挖竹笋甚至是抓鱼,父亲总会捧着他的草帽,里面或是野草莓,或是野果,或是鱼获,或是一些乡里乡亲给的梅、李、杏、桃,每每我一见到这种满载而归的架势,就欢欣雀跃。在我的眼里,那一顶草帽充满了神秘,在父亲的手里,那顶草帽就像是魔术师的帽子一样,会变出许许多多好东西。

  记忆中,父亲非常爱惜每一顶草帽,不戴的时候绝不会让它在太阳下暴晒,在暴雨中淋湿,每顶新草帽买回来时都漂得很白很白。父亲戴着它每天劳作,从春到秋,年复一年,经过骄阳火辣的炙烤,历过暴雨倾盆的洗礼,风吹日晒,渐渐地褪色,变黄变灰,直到变黑破碎烂掉。缝制的线条断了,帽檐也慢慢地缩小变窄,四周变成不光滑的锯齿状,父亲的每一顶草帽,都是要用到这种破烂不堪的地步才肯舍弃。

  蓦然回首这几十年来父亲的点点滴滴,他就像一顶朴实无华的草帽,从年轻壮实到发花鬓白、从步履矫健到佝偻蹒跚,就是为家人遮阳挡雨、为子女默默奉献的一生。我也渐渐明白,父亲不就是我人生的草帽吗?

  在父亲节即将来临的时刻,祝愿我敬爱的老父亲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闹药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