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闹药

2019年06月26日 08:37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易勇

  闲来乱翻书,读明清小说或者文人笔记,各类故事怪谈倒也精彩纷呈。除了读故事之外,咀嚼这些文字还有一大乐趣,便是发现口语中使用而普通话中未有的字词。

  清人吴炽昌的《客窗闲话》,在卷一“查氏女”中,说了一个精彩的女侠故事。讲的是明代万历年间,盐官州(今浙江海宁)一带的沿海遭逢倭乱,有查氏女者,临危不乱,被俘入倭国得以全身而退,还凭借智谋令倭国大乱且不废一矢而得一众倭寇首级。书中说查氏女能够避祸祛贼的法宝乃其读药书发现的一味名唤“闹扬花”的草药,“服之即死,周时可醒”。

  检索发现,“闹扬花”者,别名甚多,又名闹羊花、羊踯躅、羊不吃草、老虎花。陶弘景也记录过此花:“羊踯躅,近道诸山皆有之。花苗似鹿葱。羊误食其叶,踯躅而死,故以为名。”现代医学发现“闹扬花”的有毒成分为梫木毒素、杜鹃花素和石楠素。可见,闹扬花是有毒的,不慎误食,会有性命之虞。

  “闹扬花”中的“闹”字,令人不得不多细细推敲一番。在现代汉语的使用中,“闹”常用的义项为:“不安静、戏搅扰、戏耍、发泄”等,并没有一项能解释得了“闹”在这儿的意思。翻了几部辞典后终于找到,在有些辞书里“闹”还有一个不常见的方言义项为:“有毒;中毒或使中毒”。

  看到这个义项的时候,忽然就产生了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感。因为在家乡的荆楚方言中,有谓“毒药”为“闹药”的用法,从形容词的属性上使用“闹”。当然,也有将“闹”作为动词来使用的,如“闹耗子”“闹狗子”之谓。再证之于身边的川人,原来蜀中成都的日常用语中,也有“闹药”之说,也是将“闹”当成“有毒的”在使用,且还是常用之语。

  《说文解字》中解“闹”字为:“不静也。从市鬥。”由是看来,“闹”作为会意字,其本意是说:“市场上的争吵、喧闹”。“毒”字,在《说文解字》中,许慎说是:“厚也,害人之艸,往往而生”。生硬地推测一下,“闹”和“毒”攀上关系,应该是这样:吃了毒草,人自然不会安静,就要闹腾不休,于是这个“闹”字便有了“毒”的意思。毒药,便是让人闹腾不安静的药,就成了“闹药”。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