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我的台历日记

2019年08月14日 08:51 来源:成都晚报 作者:潘爱娅

  小时候,父母家中的桌子上长期有本留言本。家人出门有事,总是在本子上留句话“我到菜园摘菜了”或者“我到某某家玩去了”等等。到哪?干什么?家人心里都有个数。这样的留言本,当时并不知道有什么保留价值,用过了也就当垃圾处理了,现在想起颇觉可惜,那上面父母的手迹再也见不到了!

  自从有了电话手机,无须纸上留言了。虽说方便,可我总是觉得少了什么。仔细想来,似乎是日子里少了一种底蕴。今日事今日毕,昨天的事找不到根据,以往的事情就更无据可查。

  记得十多年前,我和先生为了一件小事发生了争执。谁也说服不了谁,弄得两人都不愉快。“从这件事开始,我们把家中一些事情用笔记下来,免得这样瞎猜。”我说到做到,顺手就在台历上写下“为小狗的生日我们吵架了”。先生讲究整洁,见我在台历上随便乱写,大怒。我见他发脾气,也觉得自己草率了点,但口上却不示弱。

  “要想记事,台历就是最好的日记本,上面有日期,有空白,一年用完后,保存起来。日后要找什么依据,可以作为资料来查找。”情急中,我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本是我强词夺理的一说,先生却突然息了怒:“不错!不错!你这话说的还像个人话!”想不到他竟这样夸了我一句。

  用台历记事,方便又好。反正每日都是要翻看,顺便在上面写点什么,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情。自此,我和先生常常在台历上写写画画,久之,就形成了一种习惯。记了什么事情,过后也就忘了。到换新台历时,把老的台历就放在一个专门的纸箱里。说是保存,实际上是堆到了角落里。

  现在闲暇下来,才开始有心情领略闲情中的逸趣。坐在窗前,欣赏着窗外的鹅毛大雪,飘飘洒洒的铺满小院。茶花、梅花都带上了雪白的帽子,娇俏、艳丽撩人疼爱。其景其美让我有种冲动,就想到把这些好景拍下记下。

  “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我写下心中冒出的这两句咏梅古诗,意犹未尽,又顺手记下小心情“此时立窗前,观飞雪,赏瑞雪掩梅。大喜!平生最佩服梅的冰清玉洁和傲视群芳。”

  先生盯着台历左看右看“咦!你这几句话我好像几年前看过的?”“是吗?”听这一说,我决定把以前的台历搬出来查一查。

  这不查不知道,查了心一跳。

  “宝贝儿!你的降临是我们全家人最幸福的时刻。祝你母女健康平安!”这几句话是记在孙女儿出生的那天。宝贝儿是剖腹产,出生时,是我第一时间抱着她。那时我怀中粉嫩嫩的小肉肉,现在会唱“奶奶的故事我记下来”了。想着她背着书包快乐地上幼儿园,我边翻着台历边感叹:时间真快啊!

  “海棠开花了,共五朵”。这是先生的手迹。先生喜欢伺弄花草和打点小牌,记下的大多是这些零碎。

  “午饭后,与文友水库边散步。触目处,草绿,花红,山青青,水碧碧,好一幅立体山水画卷啊!自然美!心美!”这是三年前我的留言,现在重见竟想发笑:老太太一枚了,怎还有这样的诗意情怀?

  我翻着一本本的台历,竟然舍不得放手。每一页上或长或短的几句话里,都记述了家中的大事小事,看起来都是些琐碎。我在这些琐碎里,看到了过去日子里的人情冷暖和喜怒哀乐。

  我们每天朝前赶日子,日子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要处理,或快乐或烦恼。个中滋味也只有当时能体会。翻开我的台历日记,竟然能寻觅到十多年前的诸多事情,回味起来那些快乐烦恼,仍然如在眼前。

  多年前,我咳嗽得厉害,看了好多医生,挂了许多吊水都不见好以至于胸痛。我怀疑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情绪也低落。现在咳嗽早已好了,也忘记了当时的痛苦。在台历日记里,竟发现先生对我那时的治疗情况,全部详细的做了纪录。每日用了什么药,有些什么效果等等,一目了然。

  漫长的日子里,我和先生已磨炼得如同左手摸右手,已麻痹得不知感动为何物了。现在回看这些日记,想起他对我的日日照顾,给我熬药,带我跑医院等等,让我看到了他的好。这些好,让我心里涌出暖意。我正准备向老伴表示感激时,一双左右手让我住了口。罢!罢!罢!啥话都无须说。

  我还是把感激留给这些台历日记吧!是它给我们的日子串起了温馨的记忆。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