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老丁的龙门阵——读书台的记忆

2018年10月26日 07:49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丁志学

    缘分往往能使人超越常理常规而聚合在一起。不论这个缘分来自哪里去往何处,都是值得喜悦和珍惜的。

  我和读书台道观的缘分,掐指算来,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恍惚依稀,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少不更事,绕膝祖母,老人家走到哪里我常常跟到哪里。“读书台”及其神秘传说就是那时候从祖母和邻居、亲友间的龙门阵中入脑入心,一步步刻入灵魂记忆的。

  “读书台”在哪里?何时一睹芳容?当得知读书台道观就在距家三华里开外的(今崇州市王场镇大雨村)龙华山上时,睡里梦里,向往日盛。

  一次,趁祖母和别人摆龙门阵,我悄然偷偷前往。上世纪六十年代可不像现在这样交通发达,那时候通往读书台的道路林深草密、宽不及丈。刚进入猴子坡羊肠小道,草丛间猛然窜起的茅草狐(六七十年代山野间常见的飞翔动物)吓得我惊呼呐喊往回赶。

  稍长,和大人一起上山放牛。顺风的时候,读书台隐约传来读书声,就像众人共同唱念古诗,伴随一阵阵风吹宫铃,声声入耳。问询大人,他们说有这个传说但是不容易听见。我说别说话,仔细再听。他们说好像有这么回事儿。这种感觉,在天气即将下雨云遮雾绕的午后特别明显。

  恰巧我放牧的水池坡和读书台近在咫尺。夏秋时节,遍山寻觅水查子、刺梨、地瓜等野果,也曾邀约几个放牛娃同去读书台。漫山遍野的柑橘,几间低矮破败的房屋,和心目中的读书台大相径庭。

  几回回梦里,也是猴子坡上山,然而山顶,通往读书台之路,云遮雾绕、水流之声贯耳。目力所及,步行小道闪悠悠,如过独木桥,深怕一不小心掉下去了。水从何来?是不是心灵之水?或者读书台下曾经的清油井,曾经的龙华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张信明、郑海清、杨叶成、孙长福、骆德勋等人,恢复读书台道观,一直得不到批准,只得向读书台所在地——东关乡(今王场镇)大雨村委会求助。1986年11月的一天下午,当时的大雨村党支部书记李光荣、村主任李光泽等一同到家邀请我调查读书台文史、撰写申报材料。

  一连几天,我只搜集到口碑材料,没有足够的史料支撑。不久去成都,在四川大学历史系学生张建忠(现供职于广东省档案局)、四川大学中文系学生何全清(今四川省工商联维权处副处长)两位同学、朋友的协助下,先后到四川省图书馆、成都市图书馆以及四川大学图书馆查阅了关于段文昌和读书台文史资料;1987年,我又辗转委托内蒙古兴安盟科索伦林场邵静华的朋友,到段文昌家乡——山东省淄博市博物馆复印回20多份段文昌史料。

  步步深入,加剧了我同读书台之间的某种缘分;步步深入,“劝世人,多读书,发愤忘食趁光阴”的质朴语言经历岁月的年轮刻入心扉;步步深入,读书台文化底蕴愈加浓厚,愈加令人神往!

  传说中古时期,夏禹王看中这片风水,于读书台下行营扎帐,运筹帷幄指挥斗洪,这个地方故名皇家;大唐名相段文昌相中这个地方冥思苦读、办学行教,奠定了读书台道观;张三丰游历于此潜心修道;再早,传说无根山乃天外来山,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巡游,见这地方太过平坦,令太上老君作法,降下这片道贯古今的无根山。

  读书台道观发脉于昆仑,属正一道。步步深入,一个个人物、一个个传说浮出水面,曾经读书台的管辖范围,有诗为证曰:

  上至分州马家顶,右边又起梅家坪。

  左边观音寺搭配,无根山脉一太平。

  (注:分州就是今天的怀远镇,观音寺位于大邑县青霞乡烟霞湖,而梅家坪是否属于今王场镇板槽村,有待查证。)

  淡雾轻纱,春草萌发。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们有理由相信,有党和政府的关怀、支持,相关部门相关人士鼎力相助和信教群众的热情参与,读书台的明天一定愈加辉煌。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向阳】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