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2018年12月04日 10:17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张锦玥

  琉璃厂的由来

  琉璃厂是明代以来的旧名,场以厂名,故名琉璃场。

  据有关资料记载和考古专家论证,从晚唐直到明代末期,琉璃厂一直是成都附近的一个官办陶瓷手工场,延续了700多年从未间断,以其规模宏大、产品优良、品种繁多、历史悠久而成为西蜀少数几个著名的陶瓷工场之一。宋代,这里五彩缤纷、光亮耀眼的琉璃釉陶器遐迩闻名,南宋时期它的产品几乎独占了整个四川市场。明末时期,因战乱或其它原因,这里再也没有恢复起来。

  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在1909年简阳人傅崇矩编著的、勾画了清朝末期成都社会全貌,被专家、学者誉为清末成都社会百科全书的《成都通览》没有琉璃厂或琉璃场的文字记载,倒是周围的三圣场(又叫高店子)、沙河铺、中和场、中兴场等均有文字记载。这个问题直到最近才解开,据当地老年人讲,琉璃场到清朝已经是一片废墟。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起,才有人在这里卖茶卖饭,住户逐渐增多,初具场镇雏型,因多系草房,故称为“草草场”,又叫“溜溜场”。

  以琉璃厂故名的琉璃场曾属华阳县管辖。抗日战争时期,华阳县政府曾从成都市政府街迁来这里办公,1944年华阳县政府批准正式建场名琉璃场。抗日战争胜利后,琉璃场才有了乡的建制,为纪念抗战胜利定名为胜利乡。1959年,胜利乡划归成都市郊区管辖,下半年,因“大跃进”“公社化”,又定名为胜利公社。

  1984年恢复“乡村”建制,金牛区人民政府将胜利公社改名为琉璃场乡人民政府,其所辖十个大队分别更名为琉璃场村、麻柳湾村、包江桥村、祝国寺村、大安桥村、江家堰村、潘家沟村、棬子树村、金像寺村、皇经楼村。上个世纪末期,又将琉璃场乡更名为琉璃乡。2001年由锦江区街道区划调整为柳江街道办事处。

  考古发现的琉璃厂

  冯汉骥在《前蜀王建墓发掘报告》中介绍了几件陶器,有盆、四耳罐、六耳罐和碗,胎紫红色,在白色护胎釉上施不及底的米黄色半釉。四耳罐的耳间腹部绘四朵“黑、黄、红三彩的草叶花纹”。罐耳为复系式,碗底为矮宽饼足,是唐代的造型。冯汉骥认为这是琉璃厂窑的产品,并说:“其时代约为唐中约以后金北宋,成都附近此时期的墓葬中均出此类陶器”。所以琉璃厂窑从中唐到北宋都以烧日用陶器为主,同时也烧琉璃器。

  1973年洪雅县发现北宋元丰三年(1080)砖室墓,出土有陶碗、陶执壶、小陶罐、双耳陶罐、五系大陶罐等。胎紫红色,上白色或褐色护胎釉,釉色有米黄、绿、褐、深褐等。尤其是五系大陶罐为直口、长圆腹,下腹内收为小平底,在腹以上先施白色护胎釉,再用绿釉在腹上部绘卷草四叶纹,与琉璃厂窑所出完全相同。从而进一步证实了北宋时琉璃厂窑仍大量烧造日用陶器。

  精美别致的琉璃釉

  据有关资料表明,釉色以琉璃绿为主色,间以黄、褐二色,或以单色成器,而绿、黄、褐的三色器即称“宋三彩”,明代又出现了黑彩和兰彩,彩釉就更加多变了。

  纹饰除有少数弦纹外,还有刻以莲瓣式花卉纹饰。更多的为釉上画花,是用写意画的笔调在五代、北宋时的壶、碗、盘、盏等的肩、腹部或内壁绘以绿、黄、褐三色或单色的各种卷草叶纹或卷云纹以及南宋时的花卉纹等。其技法、釉色与纹饰是继邛窑系而发展的釉上三彩纹的宋三彩,这种继承关系非常明显,即由釉下彩发展为釉上彩。而这种釉上彩绘,尤其是南宋时的釉上绘三彩花卉纹饰,是开明、清时代的釉上彩绘的先河,为我国的陶瓷发展彩绘技艺作出了贡献。此外,还有在五代、北宋时的瓶、罐、壶的腹部用白色护胎釉在褐色素胎上画以斜坚交叉和直坚平行的三至五条等距离的直线段,这是琉璃厂窑的特有纹饰。琉璃厂窑最有名的也最精彩的是在南宋时的盘、盆的内壁先划出花卉纹饰的线条,然后在线条内的不同部位填以绿、黄、褐三色的划花填彩,制作精美,是琉璃厂窑的代表作品。可惜出土很少,更遗憾的是这种技术没有被继承下来。彩绘是用写意绘画的技法在米黄釉面上绘出不同色调的花草或图案的三彩画花瓷。它是继承邛窑系青瓷的三彩技艺发展而成的,值得注意的是,宋以后在省外发展为明、清时的三彩、五彩瓷,在省内反而失传了。此外还有在一件器物上既有划花填彩,又有画花彩绘,真是相映成趣。这都是南宋时期琉璃厂窑的独特宋三彩琉璃釉产品。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小辛】
上一篇:家乡的味道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