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杜甫和他的四川朋友们

2018年12月05日 09:05 来源:四川在线 作者:四川日报

 

    蒋兆和画的杜甫像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里的杜甫像(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供图)

江油李白纪念馆里的李白像(江油李白纪念馆供图)

  诗风千古传

    陈子昂、李白、苏轼、黄庭坚、陆游……,点开“诗圣”杜甫的“朋友圈”,或许让你有许多新的发现:忧国忧民的杜甫,从写下千古名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处,继承了诗歌的“建安风骨”;和李白的两次结伴同游、醉眠同被,与大他11岁的“诗仙”,结下了深厚友谊;到了宋代,苏轼、黄庭坚和陆游,更成为杜甫的异代知音。

  2018年3月2日,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草堂艺术中心成立。成立仪式上,川内纪念陈子昂、李白、苏轼、陆游的博物馆、纪念馆馆长和相关学者同台,他们吟古诗、着汉服、享馆藏……勾勒出杜甫和他的朋友们的诗情与友谊。

  陈子昂的《感遇》组诗38首和著名的《登幽州台歌》,千古流芳。对这位比自己大53岁的“爷爷”级诗人,杜甫不仅专程前往陈子昂家乡射洪寻访诗人遗踪,更赞其“终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编”。

  上承陈子昂 专门到射洪寻访“读书台”

  距离射洪县城不远处的金华山上,陈子昂读书台遗址已经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这里仅余道观和石碑,但据《永乐大典》记载,杜甫曾在射洪寻找陈子昂踪迹时,刻石以兹纪念。

  射洪书画博物馆馆长王林说,陈子昂与杜甫从辈分上算已是爷孙。公元684年,陈子昂从射洪前往长安,与杜甫的爷爷杜审言、卢藏用等人一起,结为知交好友,号称“方外十友”。他们一起游玩作诗时,杜甫尚未出生。然而,对这位比自己大50多岁的诗人,杜甫却相当尊崇。“这是因为陈子昂是初唐诗文革新的人物之一,他倡导的‘风雅兴寄’和‘汉魏风骨’,要求诗歌发扬批判现实的传统,要有高尚充沛的思想感情和刚健充实的现实内容,都是杜甫推崇并践行的。”

  王林说,陈子昂与杜甫一生并无交集。但公元762年11月,杜甫漂泊入川期间,曾专门乘船到射洪寻访陈子昂留下的踪迹。他先到金华山玉京观寻找陈子昂读书台遗迹,又访县城北部武东山的陈子昂故宅。在偶像家乡,杜甫写下《陈拾遗故宅》《冬到金华山观,因得故拾遗陈公学堂遗迹》等诗作,其中“陈公读书堂,石柱仄青苔。悲风为我起,激烈伤雄才”的千古名句,诉尽对陈子昂怀才不遇的感慨。

  在四川杜甫学会副会长、西南民族大学杜甫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徐希平看来,杜甫和陈子昂堪称“忘年之交”,“杜甫被尊为‘诗圣’,皆因他的诗作深刻反映社会现实和民生,风格朴实无华,而这些恰是陈子昂所提倡的。”

  杜甫与李白,一个流浪入川写下近百首诗作流传千古,一个从四川走出扬名世界。难得的是,两位著名诗人曾经有过短短半年亦师亦友的亲密交往,他们“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敬仰李白 15首诗写满敬仰与同情

  “5·12”汶川特大地震后重建的江油李白纪念馆内,名垂千古的“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相聚”一馆:太白堂旁,杜甫堂里的杜甫一袭长衫坐在巨石上,与李白像遥相呼应。

  公元744年,被唐玄宗“赐金放还”的李白与杜甫相遇于洛阳,结为忘年之交。徐希平说,当时的李白已名冠天下,杜甫只是初露锋芒,但正如闻一多在《杜甫》中所言,“我们四千年的历史里,除孔子见老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了”。

  两位伟大诗人相遇之后,不久同游梁宋,次年再度相约同游东鲁大地,策马登程,同到鲁城北访范十。在《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一诗中,杜甫以“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诗句记录下当时的情形。而在此后多年,杜甫更开启了作为李白“知音”的模式。

  徐希平说,杜甫一生中以诗怀念过诸多友人,但怀念李白的诗最为突出,数量多达15首。这不仅因为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才情,“济苍生,安社稷”的政治抱负与杜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人生愿望契合,也在于李白的侠气、义气、不羁,深深打动着性格迥异的杜甫。在杜甫眼里,李白是《饮中八仙歌》里斗酒诗百篇,“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谪仙;在《春日忆李白》里,他赞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在李白因支持永王李璘获罪以后,他以《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为其打抱不平,称李白才情是“昔年有狂客,号称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两人此后虽然再无见面,但杜甫在《梦李白二首》中,以“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的诗句,表达对李白怀才不遇的感慨。而《不见》一诗,更以“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表达对李白的追随到底。

  对比自己小11岁的诗坛后辈,李白同样情深意笃。徐希平说,李白致杜甫的诗作,留存下来的也有3首,其中《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中充满依依惜别之情。

  江油李白纪念馆馆长丁颖说,正是李白和杜甫的这段相交成为诗坛佳话,李白纪念馆灾后重建时,在多个重建方案中,选择了把杜甫也请进李白纪念馆的方案。

  苏轼和他的学生黄庭坚,都对杜甫之诗尊崇无比。而黄庭坚在四川期间,更是将杜甫在巴蜀时期写下的900多首诗刻于丹棱大雅堂诗碑之上,希望“大雅之音久湮没而复盈三巴之耳”。

  丹棱大雅堂 见证宋代文人对杜甫的推崇

  成都杜甫草堂工部祠里,三尊塑像中除了杜甫,左右分别为陆游和黄庭坚。清人钱保塘撰写的“荒江结屋公千古,异代升堂宋两贤”对联,指出这两位宋代大诗人在诗歌创作上对杜甫的推崇,其塑像在工部祠里配飨,永受后人凭吊、瞻仰。

  眉山三苏祠博物馆馆长陈仲文介绍,苏轼对杜甫曾有过高度评价,“他认为在唐代,杜甫之诗、韩愈之文和吴道子的画,代表着唐代艺术的最高成就。”苏轼对杜甫的推崇,直接影响了他的学生黄庭坚。为纪念、传颂杜甫之诗,黄庭坚在路经丹棱时,与当地名士杨素达成一致:由杨素捐赠城南田地刻石造屋,建起诗书堂,珍藏由黄庭坚手书的杜甫诗碑。这座诗书堂,黄庭坚将之命名为“大雅堂”,并亲自书写匾额,还创作《大雅堂记》以记载,从此“大雅之堂”一词广为流传。

  徐希平说,宋代文人对杜甫几乎集体推崇。中国第一个有正式名称的诗文派别“江西诗派”,其“一祖三宗”之祖就是杜甫,黄庭坚则是三宗之一。也正是在宋代,文人们将杜甫提到了“诗圣”的地位。

  对杜甫诗观的忠实践行者,莫过于南宋诗人陆游。徐希平说,陆游在与杜甫差不多的年纪入川。在四川的八九年里,深切感受到社会生活与诗歌的关系和影响。“他认为,在杜甫理念的影响下才学会了写诗,因此不仅此后把自己的诗歌集称为‘剑南诗稿’,还不遗余力宣传四川和杜甫,把对杜甫的崇敬延续到了南宋。”陆游眼里,杜甫并不只是诗人,其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操更值得敬佩。在怀念杜甫的诗作中,陆游就以“后世但作诗人看,使我抚几空嗟咨”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馆长刘洪表示,在四川,除了杜甫草堂,还有纪念陈子昂的射洪书画博物馆、纪念李白的江油李白纪念馆、纪念苏轼父子的眉山三苏祠、与黄庭坚有关的丹棱大雅堂,以及建有陆游祠的崇州市罨化池博物馆。未来,四川完全可以打造诗歌旅游线路,串连几座博物馆,让人们在探访凭吊时,品味千古流传的诗风。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