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光华街的黄笆子

2019年02月02日 11:02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陈岸国

  话说七十年代的光华街,整条街道大至呈S形状,如把这S状拉伸拿皮尺量一下估计有五百来米长,是成都中心城区的一条主要道路,从北至南的车辆大多必经这条光华街,光华街北口接锦江路,南端至状元街口与人民南路交汇,过人民南路大街对面就是红照壁省人艺四川剧场,当年在不长的光华街上,座落着悠久著名的成都二产院(现在的锦江妇幼保健院),我的出生地,还有一所光华街学校,我在那里从一年级读至初三,现在想来起码有五六个同班同学当年都在光华街住家,所以对这条著名的光华街直到九十年代锦江路拆迁才说拜拜啊,对这条街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难忘记忆,现今每回从盐市口大业路经过那短短一段光华街,对光华老街的回忆之门都要在脑海里打开。

  为啥说现在比较喜欢回忆原来的街道与建筑呢,並不是说现代的东西不对,而是有些感觉那过去的时光哪怕是一条街都充满着老成都的意趣,那些宽街窄巷都包含着老成都独特的风韵,现在想起来,有些别样的景观是令人无限回味的,就说当年的光华街上除了一个成都第二产院,一所学校外,还有那个张铁匠的铺子,有时当你还没有走到铺子边,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响就已经从铺子里绽放出来,啥子火钳镰刀钢钎锄头斧头菜刀的都可煅打,整得来烟雾缭绕火星子遍地洒,记得还有一个花圈铺,上下左右挂着大小不一的花圈,光华街的酱盐干杂铺离状元街口不远,酱缸酒缸盐坛铺子摆满,还有牙医铺子,编竹笆子等等各色门面,这样铺子那样手艺形成丰富多彩的城市风景线,构成了一条街一个区域乃至一个城市像万花筒式的成都市井文化。说起万花筒,是我们小时候的一种玩具,像一个老手电筒样式,用单眼眯起观看筒子里面,把筒尾朝上慢慢旋转,里头的彩色图案随着旋转不断变换简直美仑美奂,小朋友是你争我抢的想看啊,当然现在哪里还有这老掉牙的玩具,早就甩到博物馆最角角头去了,这些不同街道不同景象构成了万千丰富的城市特色,光华街中段的著名黄笆子正是那个时代的产物,“黄笆子”这个称谓非常形象的道出了一个人的职业,因为他的职业很特别远近皆知又像是一个地标。

  铺子主人姓黄,以编竹篱笆为生。

  在七十年代可能黄笆子已经该有五十来岁了,给人感觉有点老态龙钟了,我想呢当年的这种年龄与现在五六十岁肯定是有较大差别的,这与时代发展生活质量健康意识密不可分的,七八十年代六十多岁的人感觉就像好老了,当年是人上七十就古来稀,现在是人上七十才壮年期嘛。黄笆子的铺子就在梨花街东口斜对面,街沿上一株粗大的梧桐树,夏天那蓬松的枝叶像一把巨伞,刚好荫蔽着在树下编织竹篱笆的黄大爷,黄笆子铺子距光华街学校可能就几十米一两分钟的路,黄笆子编织手艺因为远近闻名,与锦江路的剃头匠冷大爷是处于同一段位的知名度,应该是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人与守卫者,冷大爷的技术是剃头,黄笆子的技术是编竹,当年人们居家以平房瓦房偏多,哪怕住楼房的,二楼也可能要衬个顶吊个天棚吧,那儿年生哪有现在名目繁多的居家装饰材料哦,如今只是厨房与客厅吊个顶的材料都让你目不暇接,啥子塑料金属烤漆扣板,这样石膏那样石材弄得装修个房子整得来几个月半年下不到台,当年一般人家如要棚房顶就吊个天花板,一般首选竹篱笆,一方面遮尘防漏,二方面材质轻价格低,第三主要起到点装饰作用。当然竹笆子也很环保自不必说了,但那个时代还没这概念,如果那阵有环保的概念,人家黄笆子把编织的篱笆随便加上几句:竹编天花板选材天台山楠竹,吊在屋顶上阵阵竹香飘满屋,高山生态竹材是冬暖夏凉净化空气又防癌,有病治病无病驱蚊,说不定黄笆子要赚腾,价格每平方当年至少多上浮五元钱,你说现在那些广告玄不玄,当然这都是笑话摆几句罢了。

  当年附近街坊人家做顶棚都要找黄笆子编制款式各异的竹笆子,老人编制的竹笆子确实质量过硬价格合理,色彩搭配协调图案别致,生意自然是一单接一单每天都忙得欢,老人一生中都在削竹编竹,一根根青竹在黄笆子布满老茧的双手上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条条柔软无比的细薄竹片,夕阳下见黄笆子把那几十上百条竹片握在手中拂动摆放,那竹片竟如丝绸般飘舞,条条竹片真像那乐章上的五线谱。老人的削竹手艺那是炉火纯青,靠一把削刀,破竹削竹编制,勤劳的双手一生中不知编了几千几万片竹篱笆,老人编织的不仅是篱笆,也在编织自己的梦想,老人编织的篱笆走进千家万家,我清晰的记得,当年我们读书年月,经常看到老人把削好的一条条薄竹片,铺在他门前街沿的地上,蹲着跪着辛勤的编啊织啊,夕阳西下老人踡曲的影子长长的拖映在路面上,因为与竹子打了一辈子交道,编了一辈子竹篱笆,当年的黄笆子已是严重驼背,走路几乎就是九十度弯曲了,每一次经过光华街黄笆子铺面,都见老人在默默的忙碌着,不是坐在凳上专心致志精削竹片就是跪在地上编织篱笆,神情是那样的敬业是那样的专注啊,根根青竹与条条竹片构成了他的全部世界,至今也记得老人蹲在地上认真编篱笆的背影。

  锦江路的冷大爷与光华街的黄笆子他们一辈子的手艺就在勤劳的双手上。

  一个靠剃与刮,在剃头界把头筹拔,一个靠削与编,在竹编艺织中技艺遥遥领先。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离不开手中锋利的刀,一个是剃刀,一个是削竹刀,但却因技艺高超在各自领域尽展时代风骚。

  几十年孜孜不倦的勤学与操练,手艺发展到了极限,虽然他们默默无闻但技艺是远近皆闻,这是一种令人敬佩的踏实精进的工匠精神,在这开放进取的大时代中,各行各业都在提倡并发扬光大工匠精神。

  这虽然已经是几十年以前的记忆,但我认为那种非物质文化与那种孜孜不倦精神还是应该传承下去。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