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悦来古镇:穿越千年 “悦来越好”

2019年03月12日 09:05 来源:成都日报 作者:姚蕾

  雾中山

  冷公馆全貌

  冷公馆风火墙

  悦来古镇距大邑县城不到10公里,与道教发源地鹤鸣山紧邻,位于佛教早期传播地——雾中山的咽喉要道,也是去西岭雪山的必经之路,但一如“冷水烫猪不来气”,一直与周边古镇的热闹形成极大的反差。全国著名乡土建筑专家、西南交通大学建筑系教授季富政曾经如是评价:“古镇上保存了近代最为完善的西方建筑,在整个四川是很少见的,‘冷师长’的洋楼也因此影响了当地其他建筑,这是西方文化对中国民间文化冲击的一个较好的例证。”清静自有其天地,这种味道耐人寻味。

  遗世独立冷公馆

  古镇最为耀眼的当数西洋风格建筑的碉楼,这冷公馆系上世纪30年代一个叫作冷寅东的军官留下的公馆。中西合璧砖木结构建筑,三面为街房,公馆占地面积1530平方米,由四个院落与主体建筑构成。而今,院落与主体建筑早已被割裂开,空中鸟瞰也许能够还原当年的风光。

  公馆位于古镇悦来正街249号,一座与周围房屋迥然不同的西式洋楼跃入眼帘,突兀又桀骜,高出周边居民建筑两倍以上,奢华的风火墙与周围几棵高大的桢楠树相伴。公馆一处被烧毁,仅存一堵留有炭烧灰遗迹的墙壁;一处曾经被废弃,而今民间资本介入改名为“瑞悦堂”,保留公馆原有建筑结构风格,对院落进行整体修缮,改成一家民宿。保存相对完整的主体建筑10年前也有人出资修复,其中最为核心的大院由青砖垒成,主体建筑两层楼,坐南朝北,呈“凹”字形,后半部分两侧对称二碉楼,半圆形窗户与长方形窗户结合,有灰塑。临街一侧有尖耸的欧式屋顶和石刻,窗户也为欧式风格,围墙及屋顶都用小青瓦铺就。

  穿过由不规则石块和大鹅卵石铺成的曲折小巷,一说左边高墙内为当时公馆卫队人员驻地,砖混结构的墙上铆钉依旧。转入小道,右边菜地青菜葱绿,列队的小葱暗示着主人生活的闲情和殷实。高约3米的厚厚青砖墙壁据说炮弹也打不穿,顺着走了十来米,内侧便是一个雕花石拱门,弧门上红白线条描绘着一些简单的花鸟虫草,门额楷书繁体书有“觉庐”二字。建筑名低调,却掩饰不住主人曾经的风采与辉煌。

  四合院围着一个地势略低的院坝,两边有木柱支撑的回廊,除了主楼,周围都是木结构的四川民居建筑。正前方一幢圆尖顶的两层高洋楼气势非凡——整个楼房高约10米,由几根高大柱子支撑连接至一楼,外围配着环形的雕花栏杆。之前因年久失修日渐破败,二楼都很难上去,而今公馆经过原样修缮,可以沿着狭窄的旋转楼梯走上二楼参观。来到楼房后面,可以看到两端各有一座小碉堡,呈多边形,上部尖尖,顶部有仰天长鸣的仙鹤,中间有用青瓦组合成的长长的墙。小碉楼一边是楼梯,另一边是一小房间。同行人七嘴八舌,关于是储藏室还是岗哨争执不休。

  窗上有泥塑镂空装饰,大部分窗上是三叶状透气孔,木头玻璃相间的格子窗户都可上下开合,几乎每间房间都有一个精巧的小壁炉。两边的走廊都是木板铺成的地面,花瓣造型镂空的窗子,蓝色的内顶。站在二楼弧形欧式观景阳台,眼前青瓦铺就的古镇屋顶尽收眼底,安静祥和,偶有炊烟飘出屋顶,在周围间或的树木丛中肆意穿梭,若有狗吠鸡鸣,则是众多文人笔下的乡愁场景。而今冷公馆已正式向游客开放,里面开设有品茗、书画、篆刻、插花、棋艺、私房菜等场所。游客说,冷公馆遗世而独立,静静与我们对视,似乎在用它独特的文化语言和符号述说着小镇的过往。

  冷寅东 民国末任成都市长

  冷公馆的主人冷寅东毕业于四川陆军军官学校,之后在讨袁、护法等运动中崭露头角,1927年被军阀新贵刘文辉收编当上了师长,又参加了“二刘”之战。“二刘”之战以刘湘的胜利告终之后,冷寅东被迫赋闲在家,于是修建属于自己的居所,打发自己的岁月,修建完成后给房屋取了个低调的名字——“觉庐”。

  冷师长被迫“冷”了一段时间,后来却又天降大任。1949年4月,风雨飘摇中的成都选定了冷寅东主持大局,稳定局面,于是冷师长摇身一变接任了成都市市长。中美建交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访问我国时,向周恩来总理提出要会见冷先生。为此,周总理特派专机将冷先生由成都接到北京,与基辛格会晤。见面时,基辛格博士行晚辈之礼。原来冷先生之子冷少泉在美国与基辛格是同窗好友。此后,冷少泉回国探亲,父子相聚,全家团圆。马识途老先生在《百岁拾忆》中撰文表示,自己曾经与贺龙、冷寅东一起共过事。1984年,冷先生以89岁高龄无疾而终,含笑逝世。

  仙山传奇 羊肉飘香

  古镇除名人之外,周边雾中山与鹤鸣山也值得唠叨几句。东汉汉安元年(142年)、沛国丰人张道陵于大邑县境鹤鸣山倡导五斗米道,奉老子李耳为教主,以《老子五千文》为主要经典,于是道教在此发源逐渐形成并在青城山发祥开去,教徒尊张道陵为天师,故道教又名天师道。明著名道士张三丰曾居鹤鸣山,唐代唐求、五代杜光庭、宋代文与可、陆游、明代杨升庵及清代诸名流均有题咏于鹤鸣山。

  距古镇约6公里的大邑雾中山更为神奇,传说曾经有上万僧人。遇久旱不雨,只消一棍棒搅弄明月池,便可普降喜雨;每逢初一十五半夜,池内金光遍地照彻天宇;“接王亭”是为迎接刘备和赵子龙;山上藏有明末蜀王的宝藏……偌大的雾中山终年被云雾笼罩,美得幽深;而千百年来也留下无数的民间传说,云遮雾绕,如谜一般,给人以莫可名状的神秘感。明代状元杨升庵曾题有:天下无双地,雾中第一山。个中玩味,名人也不一定写得通透,何况你我凡夫俗子。

  让百姓钟爱的,还有当地蜚声在外的美食“悦来麻羊”。古镇地处要道,车来车往,大多是前往一年四季白雪覆盖的西岭雪山,或是有温泉泡的花水湾,而“悦来麻羊”让过客驻车留步。美食的诱惑,让古镇的身份从尴尬的过客,变成热情的主人。在竞争激烈的羊肉店里,熊熊的灶火上煮着棒子骨熬出来的羊肉汤,雪白清香。羊肉、羊杂、羊肠、糍粑、锅盔一股脑端上来,这咕咚咕咚的羊肉汤鲜香便从冬天弥漫到四季,汤熬得越来越稠,悦来越好,你值得拥有!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