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我的外公外婆

2019年03月15日 09:58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李珈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顾城《门前》

  春节带着孩子随父母去老家看望年迈的外公外婆。外公外婆同龄,都已95岁。因想给二位老人意外惊喜,我们让舅舅一家没有提前告知他们。

  当父母、我们、我们的孩子一行人站在外公外婆面前,腿脚还很利索的外婆一下子认出了我们,呼唤着我、姐姐及孩子们的乳名,亲热的拉着我们的手嘘寒问暖。一旁的外公抬起头,用陌生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我们,父亲俯下身子,贴近外公耳边大声问:“爹爹,认得出他们不”?外公不语,只慢吞吞地把手从暖手袋里拿出来,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膝盖。他敲的时候,我们屏息以待,足足过了一分钟,当他的目光再次移到姐哥和姐姐脸上的时候,瞬间,浑浊的眼神散发出了光芒,脸上因激动泛起了红光,紧接着便如孩童般可爱的笑了起来。他终于记起了我们,并逐一喊出了我们的名字。

  曾经觉得外公老糊涂了,后来在短暂相聚的聊天过程中,我们无论谈论好事、坏事,他都极少插言,脸上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微笑,我才惊觉外公不是糊涂,而是跟任何情绪保持了动离之心,活成了一个内心丰盈的人。

  外公手里捏着我和姐姐给他的红包,也不打开。父亲在一旁提醒:“打开看看多少”?外公抬起浑浊的眼睛,茫然地望了一眼父亲,不吭声。父亲像是明白了什么,他走到外公身边,伸出手对外公说:“爹爹,我给你数。”外公迟疑了一下,顺从地把红包递给父亲手上,父亲打开红包,嘴里念着数目,把钱一张一张递到外公手上。外公笨拙地将钱一张一张接过去,姿势又吃力又别扭。数完后,父亲问他:“多少钱”?“没记住。”外公难为情地扯下了嘴角,算是回应。“来,再数数。”80岁的父亲比划着手势在耐心的教,95岁的外公在不紧不慢地学......

  这一刻,屋内的灯光分外柔和,炉盆的炭火在欢愉升腾,巨大的幸福在心里蔓延

  孩子们如雏鸟归巢一般从门外涌进来,“祖祖、祖祖”欢快地喊着。

  外公不应,外婆便急。“你这个死老头子,真是聋了啊!重孙们在喊你呢,你只顾笑也不知道答应一声”。外婆一边如孩子般笑嗔着责怪外公,一边急急地迈着碎碎的步子迎向孩子们,满心欢喜的应着,挨个挨个的拉起孩子们的手,眯着眼睛细细的望着,从头望到脚,又从脚望到头。望着望着,又情不自禁的抬起粗燥如同古树枝干的手,轻轻抚摸着孩子们的脸,像是在欣赏一件件罕有的宝物,怎么也抚摸不够,怎么也欣赏不够,慈爱眼神所到之处犹如黑夜天上的星星照耀大地一样:温朗、缓缓、如水。

  跟外公外婆短暂相聚,有一种特别的平静,有一种平缓的喜悦。在相聚中,有时他们仔细端详对方;有时他们又会默默地拉起我们其中一人的手,长久的握着;有时他们会因想起某件事,侧着身子在你耳边轻语叮咛;有时也会发出:时代好了,可惜我们又老了的感慨!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并肩坐着,安静地坐着,笑眯眯的注视着我们每一个人,耐心的地听我们讲外面的故事。时光抹平了一切,人生已简洁得剩下淡然和平静。

  愿岁月对外公外婆温柔以待,就这样,开心的笑着、快乐地活着、长寿地活着、安静地活着......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