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字歌:从李龟年的秦腔到姚德淳的唐音

2019年03月22日 09:42 来源:成都晚报 作者:彭志强

  姚德淳

  小楷大家,四川西充人,现居成都,号百纳馆主、竹庐主人,幼承庭训,四岁习书,迄今五十三载。精于楷书,擅长行书,兼习草、隶、篆诸体,其书秉承传统,追求宁静淡雅。出版有《姚德淳书法作品集》《毛笔小楷字帖》等帖。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每次观姚德淳写小楷,尤其是教学生临欧阳询楷书《九成宫醴泉铭》的墨迹,那些站在宣纸上的字仿佛是一个歌者,或低唱或高歌杜甫晚年这首《江南逢李龟年》。如果他的楷书是一首歌,那些跌宕在纸上的起伏线条就是五线谱里的高高低低的音符,会随具体书写内容而带出或悲或喜之情,有时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感伤,有时是“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畅快,有时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淡然,有时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禅意。

  而看姚德淳挥毫泼写行书,那些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字则又充盈着苏轼的豁达与豪迈。其实,不论行楷还是篆隶,姚德淳都在追寻字的极致之美,如同一个歌手,高音、低音都要抵达无人之境,要么是“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要么是“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因此,我把姚德淳的书法称为“字歌”,而他便是书法的歌者。

  姚德淳的小楷“唐音”

  字,因形的状态不同和美的辨识度不同,而呈现出风格迥异的书法。做字的歌者,首先得字美,外观好看,然后以悦目线条、动感构图摄人心魄。要是墨里含情字里有味,并且一个个字上下左右呼应,就能串烧成一首脍炙人口的快歌或慢歌。姚德淳写的小楷,正因如此而释放着歌一般的音符。

  一定要给姚德淳这种字的音符取一个名字,那便是唐音。

  因为他人生相逢的第一本字帖,就是唐朝书法家钟绍京的小楷《灵飞经》。钟绍京出生于名门,是三国魏国太傅、著名书法家钟繇的第17代世孙,虽然在世的书法名气不及初唐的欧阳询,但是武则天、唐睿宗、唐玄宗三朝宫殿中的门榜、牌匾、楹联多是出自此人手迹,可见其书风也是风流多年。不仅如此,钟绍京的书法代表作《灵飞经》(又名《灵飞经小楷字帖》)《唐人小楷字帖》还被赵孟頫、米芾、董其昌等多个后世书法名家极力推崇为“楷书楷模”。“这世间居然有这么好的字!”高中时第一次见到《灵飞经》,姚德淳的小楷美学从此感叹而随之如春水初生,即求楷书:笔势圆劲,字体精妙。当然,这只是姚德淳书法的“字歌”特点炼成之前的“字美”雏形。

  书家常说的宁静淡雅,即我言之的“字美”,显然只是姚德淳的书法一面。让姚德淳从“字美”走向“字歌”这条广阔道路的引路人,古有欧阳询,今有刚刚故去的蜀地书法名家刘奇晋。尤其是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等楷书代表作,姚德淳埋头扎进碑海字林,就是数十年,不停地临摹,不停地融化,不停地创新,如同一个登台演唱的歌手,仅仅是长相俊美还远远不够,必须日日对酒高歌,必须夜夜对月抒怀,必须时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再生万物,从而让毛笔下的墨幻化出动人的乐感与韵律,令宣纸上行走的字不畅快淋漓不停休止符。姚德淳如此呈现的字,既有群山寂静与江河奔流的交错之美,也有万物吐纳之意、万象更新之境、万歌次第之妙。

  做字的歌者

  做字的歌者,偏向唐诗寻。李白的诗,杜甫的诗,王维的诗……姚德淳恍若另一个盛唐乐圣李龟年,在小楷世界追寻那些暖如故人的诗踪、墨迹与唐音,探究线条的极致之美,重生楷书的音乐之魂。宣纸,对于姚德淳而言,不仅是舞台,更是潮水般退去又涨潮般归来的观众,懂音律会节拍能和声的观众,以音乐的名义围观他重构小楷的美学秩序。

  “每秉笔必在圆正,气力纵横轻重,凝神静虑。当审字势,四面停匀,八边俱备;长短合度,粗细折中;心眼准程,疏密敧正。最不可忙,忙则失势;次不可缓,缓则骨痴;又不可瘦,瘦当枯形,复不可肥,肥即质浊。细详缓临,自然备体,此是最要妙处。贞观六年七月十二日,询书付善奴授诀。”

  这是欧阳询在唐太宗贞观年间的书法论著《传授诀》。转换成姚德淳的小楷“字歌”秘诀,则是欧阳询那样起笔,李白、杜甫吟诗那样行笔,李龟年唱歌那样落笔。看姚德淳泼写的姚氏小楷,我便有这样的印记:墨之古法、诗之洒脱、歌之性情,三者交相辉映。因为他不单纯是在写字,而是让字的行走有节奏,横生乐感,斜出快意,我更愿意称其书法为“字歌”。《尚书·尧典》所说的“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用于姚德淳的书法墨迹之声,最是恰如其分。

  已故书法大师、前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曾点赞姚德淳的小楷书法“阁下之书法极见功力,深堪佩服”。前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蜀地书法名家魏学峰还说,“德淳君最为人赞许的是他的小楷艺术……德淳出入晋唐又参鸣沙遗墨,故字势生动,宛若天然。德淳君深研笔法,用笔丰实遒劲,精醇粹美。小楷在细微的线条中要展示复杂的变化,实非易事”。这两位书家更多是在书法世界看姚氏小楷。当姚德淳后来把行、草、隶、篆诸体之精妙与其小楷回炉,重生新的姚氏小楷书法艺术,我以为就有了“字歌”的气象。这种藏有音乐“多声部”的小楷“字歌”气象,有篆书的圆润“歌喉”,有隶书的腾挪“转音”,有行书的飘逸“清歌”,还有草书的疾飞“高歌”。单个字,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像独唱。一幅字,美而不艳,雅而不俗,歌而不乱,高低起伏,群声唱和,如合唱。

  即便是龙泉石经寺永久收藏的小楷《金刚经》,成都文殊院广泛发行的小楷《六祖坛经》,或被多个藏家持续抢购的小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姚德淳的字也如同高僧敲木鱼诵经的唱词,纸上唱出的是梵音般的字歌。

  姚德淳的行书“秦腔”

  在盛唐,李龟年让杜甫、王维念念不忘,时常写诗铭记这位盛唐第一歌手,一是因为杜甫和王维都懂音律,属于他的音乐知音;二是他常改编传唱王杜二人的诗歌,互相成就声名。而李龟年得唐玄宗李隆基宠信,则因他对羯鼓、觱篥等众多风靡唐朝的西域乐器非常在行,是演奏高手中的高手,两人经常切磋羯鼓技艺,也多次和杨贵妃伴奏宫廷乐舞。此外,李龟年还有一种演唱领域的独特发明,改编演唱《秦王破阵曲》(又名《秦王破阵乐》),开创秦腔式唱法,被誉为“秦腔始祖”。相传李龟年演唱此曲慷慨激昂,声音嘹亮高亢,如悬崖瀑布,似行云冲天,其腔调被时人及后人统称为“秦王腔”,如今简称“秦腔”。

  姚德淳化自“二王”王羲之、王献之行书,深耕苏轼行书,衍变的姚氏行书,则是当代行书里的“秦腔”。

  姚氏行书里的“秦腔”,与李龟年的歌、苏东坡的词有异曲同工之妙,特点是两个闪亮的词:激昂,豪迈。

  因为与苏东坡的性情相似,姚德淳特别好酒,每饮必醉,醉必墨飞,飞必行草。这和他醒必谦谦君子捉笔撰写蝇头小楷的“字歌”风格迥异。在酒醉心明之间,姚德淳疾飞的字里晃动着三个身影:王羲之行书的俊逸,张旭草书的激昂,苏东坡行书的豪迈。姚德淳此时腾飞的行书线条,在音乐界相当于“海豚音王子”维塔斯和“海豚音公主”张靓颖的雌雄难辨的高音。我称之为:当代行书里的“秦腔”。

  姚德淳曾自言,他是骨灰级苏粉,“要学苏体行书就找我”。事实上,姚德淳写行书,临得最多的帖是苏东坡的行书,比如《寒食帖》《一夜帖》;他抄写最多的词是苏东坡的宋词,比如《念奴娇·赤壁怀古》《江城子·密州出猎》。甚至,从小因为崇敬苏东坡的为人为文为书,姚德淳还特别爱竹,并在自家屋顶小庭院中栽种数十株竹,自号“竹庐主人”,践行苏东坡“不可居无竹”的遗风。这种追苏之风得苏之骨的挚爱,也让汲取众家行书之长而形成的新派姚氏行书,带着墨浓、字扁、行缓等苏体行书的浓厚胎记。

  可是,字要唱“秦腔”,泼墨既得取法苏东坡的豁达与豪迈,还得在激昂中回翔与突破。姚德淳近几年一直在努力,化冰为水,用字煮墨,在沸腾的笔势中探寻“姚体”行书练就之道。他最近还一度戒酒,生发儒释道三昧真火,让字变脸、呐喊与高歌,在墨里禅修、在纸上问道、在内心释怀。

  如今,我只能命名他的“姚体”行书为字里的“秦腔”。未来,永远有多远,他的字就能走多远。从小楷“字歌”到行书“秦腔”,我以为姚德淳书法的这两大特色,正是他善用姚氏欧体楷书勾连古今之现实,长于苏体行书落笔惊风雨写意无限事。

  姚德淳的笔墨深处,因此而带有两种锋芒:

  藏锋,藏匿淡泊名利之心;

  放锋,释放隐士出山之歌。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