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庚哥家的电视机

2019年04月12日 09:18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陈岸国

  现在的年轻一代基本上对九寸黑白电视印象不在,应该说80后一代完全是看彩色电视长大的,电视机是越看越轻薄,三十多年电器产品得以飞速发展,创新更新周期越来越短,电视机屏幕已越来越大还可卷展,电器厂家你追我赶啊,以电视机这一样产品来看,发展之快就值得充分点赞呢。

  曾几何时,从笨重粗大的电子管到小巧玲珑的晶体管收音机,再从啥子松下J25、A62录像机到液晶电视的发展之路,每家每户多少都有感触吧。

  我还记得刚进入八十年代哪家人能拥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应该算是奢侈家用电器,当年我隔壁邻居代庚大哥家里买了一台上海产的9寸黑白机,9寸大小就是现在彩色9寸照片那么大,八十年代初买台黑白电视机还是要好几百元,几乎是一年多的工资,当然算比较稀奇的,我们有时晚上到代庚哥家蹭看电视,看战争故事片《渡江侦察记》,记得那阵电视里正放《加里森敢死队》,看得来是如痴如醉忘了吃饭忘了睡,原曾哪看过那些外国电视电影哦,所以电视一出现让人们慢慢拓展视野透过电视看外面,尽管当年渠道还是非常之狭窄一孔之见,总比单调听收音机强好多,至少是耳听眼看。我家头订的成都日报,每天拿到报纸先把今明晚电视预告翻看,只要感觉有好的故事片大家都是争相转告,吃了晚饭就到庚哥家中去,七八个人坐在十平米屋头,眼睛都齐涮涮不敢多眨的盯着9寸屏幕,生怕把每一个精彩错过,有时硬是看得忘了时间直到播音员喊今日晚安满屏起了雪花点才把电视关,哪像如今电视台多如牛毛,24小时全天候播放任何频道你随便逛,那阵电视也就只有两三个频道,节目最多播到晚上十二点电视关机人去睡觉。后来黑白电视从12寸到14寸再有日本进口的松下,三洋等牌子的黑白机,当年感觉那些进口品牌之高档,真是摸一摸都要三百多,洗了手才敢摸旋钮。

  最夸张的是人们看久了黑白电视图像,又想把彩色效果打望,毕竟八十年代彩电远没有普及价格也偏高,于是电子厂家发明了三色透明簿膜,规格有12、14寸大小,上黄中红下蓝透明颜色,买来贴在12、14寸的屏幕上,屏幕上的图像自然上黄中红下蓝几道彩色,心中大致有了看彩电一样的享受,简称晃眼彩电。当年人民商场不仅有三色彩膜专柜还有电视放大镜卖,就是一个相当于18、19寸大小的长方形玻璃放大屏,往9寸或12寸的电视机前一放,电视机顿时就变得高大上,但从侧面看那图面是扯得个怪像,那阵的电视图像不清晰有雪花,经放大镜一扯大效果更差,观众只能坐在电视正中,电视画面失真度才莫那么凶,当年这些举措也是发展道路上的奇葩探索不错,现在想起来只是一种笑过。

  太阳落山到了晚上每家消遣几乎都是围坐电视旁看连续剧忙,啥子美国科幻片《大西洋的来客》,港剧《霍元甲》,国产剧《渴望》,这些电视剧几乎都是在庚哥家9寸电视里展望,看得来眼睛都扯变了样,眼睛度数更往上,特别是《渴望》连续剧,让太多人家晚上在电视前汇聚,《霍元甲》的播出让人精神焕发,都幻想着去当盘大侠,把东洋鬼子打得鼻子陷塌。

  庚哥的母亲我们尊称朱三嬢,年长我母亲几岁,我老妈与朱三嬢关系非常好,善良慈祥的朱三孃,与人说话从来是轻声细语不急不慌,几十年来没听到过她老人家一句高声大语,他们一家人都是非常文静的好人,就是现已七十来岁的庚哥,走路都是轻声脚步,柔和性格轻言细语待人亲切。从现在看50多年前咱两家就是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话对两家人是真实的写照,五十多年来作为邻居老少相处不仅融洽和谐充满荣耀,记得我初小时与庚哥交往不多,一方面哥老官年龄比我大十多岁,人家已在学英语我才开始读拼音,另外庚哥又是读书高手堪称学霸,潜心读物理分析化合价,我却喜欢东跑西窜看人家打架吵架,学习作业甩脑后先要耍个够。

  其中感触颇深的是庚哥那儿年亲手组装的电子管收音与功放机,那阵家庭音响有点流行,开放才没好几年,港台那边音乐渐渐飘进内陆来,用功放加音箱播放这所谓的糜糜之音,有宋霏霏溪秀兰张明敏邓丽君,那些熟悉的歌声,有事没事都要哼一哼,这些抒情歌曲增进了青春时期的快乐,有时听到隔壁庚哥家播放的音乐,特别是那些节奏感强的打击乐重低音,厚重的音乐从音箱传过来,本来两家都是篱笆墙,不关风不隔音只要声量稍微大,感觉篱笆都在抖灰尘都落下,就像影院听的效果一样,一阵阵浑厚又柔和的音乐声飘过墙,实在是羡慕庚哥懂电器的特长,心中立誓今后好生学盘无线电,亲自装个功放与音箱买点录音带唱片把好音乐都听过遍。

  哪怕到现在我都喜欢听如《加州旅馆》那样的打击乐,有时还情不自禁的随节拍摇头晃脑壳,一次老母亲听得难受,问这是啥音调乱吼乱叫,震得是心头烦躁,我说是加州旅馆,老妈说旅馆头那就应该清清静静的嘛,杂个这么吵闹,我说主要是黑人开的旅馆当然闹,老妈不开腔了,自那后我放这些节奏感强的都把音量开很小,怕老人心脏受不了。

  到了86年盐市口那边兴建玉泉酒店,整个锦江路拆迁我们先后搬到曹家巷,两家仍然住一个单元一层楼又是邻居,从锦江路的邻居到曹家巷还是邻居确实真不容易。

  时光不易岁月每时每刻都在失去,所以珍惜现在好时光,珍惜现在好生活,有时看墙上挂的电视是又大又簿,节目如此丰富图像如此逼真,时不时的忆起过去时光感慨确实良深啊。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