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太升路 见证成都人的通讯变迁

2019年06月24日 09:55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冯晖

藏在太升路院落里的老建筑。

太升路上飞驰的商贩。

太升南路,手机一条街。

暑袜街邮局。

原成都市劳动人民文化宫。

太升南路的摊贩。

  太升路,成都的通讯一条街。在我的印象里,整条街总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除了打手机的,就是买手机、卖手机和修手机的,剩下的就是做手机配件生意的。钱多的,投资建手机大卖场;钱少的,随便在路边摆个小摊做买卖。即便是卖矿泉水和餐巾纸的小卖部,一定也会顺带做些诸如手机卡选号这样的无本生意。走在街上,你只会听见两种声音:“买手机哇?进来看看嘛!”“师傅,手机卖哇?”

  曾经这一带有许多当铺

  太升路由太升北路和太升南路构成,是成都市区南北走向的一条街道,由府河南岸起直抵提督街。它其实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由几条小街改建、扩建、串联拼接而成的。从北到南依次是过去的北通顺街、横通顺街、北巷子、升平街、忠烈祠北街、忠烈祠南街、玉石街和太平街。

  北通顺街与横通顺街首尾相连,这一带在清代是北城墙内的一片民居,道路不通不顺,非常狭窄。再往南是北巷子,而成都叫“北巷子”的街道过去有两条,一条在老西门城墙外,是现在金仙桥街的一部分,而此处的北巷子又叫“内城北巷子”,因为它在老城墙的里面。

  北巷子南接升平街,再往南走就是忠烈祠北街和忠烈祠南街。

  清政权被推翻以后,国民政府把街头的万寿宫改为了忠烈祠,里面摆放辛亥革命前保路运动中牺牲烈士的牌位,街道由过去的会府街改为忠烈祠街。明代,万寿宫叫都会府,是全城文武官员向皇帝举行朝拜的场所。

  而这一带著名的会府市场是成都著名的旧货和典当市场。在我的印象中,小时候这一带有许多当铺,街边有不少人买卖二手自行车。

  再往南就是玉石街。过去这里玉石商店集中。它的南面就是太平街。

  太升南路手机一条街

  太升路就是由这一条条小街演变而来,名字是由太平街与升平街的首字组合而成,有太阳升起的寓意。

  今天,你从北门马鞍路往南上太升桥,跨过府河就进入到太升北路,街头有交通厅的内河设计院、青羊区的教学研究机构、福利印刷厂和几家规模不大的酒店。街边的面馆深受出租车司机的厚爱,而路边商铺大多是销售布艺墙纸和铁花的小店。

  父母就住在太升北路。老爸常沿街往北走,先到河边散步半小时,再到河对岸买四个老面馒头。有时会往南走,在路边奶亭买牛奶,在报摊上买《作家文摘》和《文摘周报》,或看看街头的报栏。一月一次,往东沿东城拐街,到较远处的爵版街老宿舍区取《史学月刊》和《历史教学》等订阅多年的期刊。老妈则每天宅在家里,正襟危坐电脑边,全身心研究养生知识,集各家之所长、汇古今之精华,学习笔记写满一本又一本。

  跨过玉沙路就是太升南路,几乎全是与手机有关的商铺,一家紧挨着一家,连绵不断,景象颇为壮观。

  夜晚,太升南路变了模样。白天的浮躁喧嚣随夜色的降临渐渐沉静下来。它如同一个剧场,白天和晚上的演员不同,剧目也全不一样。夜幕中的街道,白天的角色全部退场,饭后散步的市民和追逐玩耍的孩子陆续登场。有时候,商场还未关门,店员们在做一天的小结和盘点,但孩子们等不及了,他们旋风般冲了进来,把空空荡荡的商场变成了游乐场,呼朋唤友玩捉迷藏,或者把小自行车直接骑进卖场。对于他们来讲,夜晚的商场是他们的舞台,绝不答应任何形式的延误和拖堂。

  每次路过太升路,我都会留心观察一个奇特的现象。太升路被玉沙路拦腰分为南北两段,两段的业态迥然不同。太升南路的手机生意从来没有跨过玉沙路蔓延到太升北路,而太升北路的墙纸铁花什么的,也从来没有机会在太升南路开花结果,他们之间仿佛隔的不是路,是一条大河。

  邮电局和文化宫的往事

  年逾八旬的六姑在家族里德高望重,她的故事与这条街有关。

  从川北军区文工团退役后,能歌善舞的六姑被分配到了太升路上的成都邮电局。准确地讲,那时的邮电局大门在暑袜北街,大院后门开在太升南路上。开始,她在电报班工作,后来回到机关当了科长。现在太升南路东侧那一排四层小楼原来就是邮电局的集体宿舍,她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六姑年轻时俊俏舞美,常常代表单位参加市上的各类表演和比赛,那个时候的邮电局舞蹈队在成都名气不小。

  今天,太升南路南端的西侧是几栋高耸入云的大厦,过去这里是成都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的地盘。文化宫是1951年在原中山公园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里面有电影院、露天舞台、展览馆、图书馆、台球馆、灯光球场等,当然还少不了茶铺,算得上是当时成都大型的文化娱乐综合体。老爸年轻时常常在这里的露天灯光篮球场打比赛,赛后总会在公园大门旁的公共浴室洗个澡。那时,在文化宫露天灯光篮球场打比赛的队员可以在公共浴室免费洗澡,这对当时的成都人来讲,是值得回味好几天的冬日奢华。

  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化宫搬了家,邮政和电信分了家。成都邮政留在暑袜街老邮政大楼里,而成都电信坚守太升南路。太升南路上的通讯业务,从电话、电报悄然演变到传呼机、大哥大,如今早就成了智能手机的天下。

  手机一统天下,街道的情况按理应该变得简单,但事实却正好相反。走在街头,到处是各大通讯商家的大招牌,你想选择一家中意的店,需要同时具备良好的耐力、视力和智力,如果在精神上和体力上准备不足,也许会累晕在街边。

  城市商圈的奇特格局和自然形成的商业习惯,是城市风貌与街道个性的组成部分,了解它有助于深入解读城市历史、剖析街头文化。

  现在的城市街道修得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穿同样衣服的一群人。好在街道的故事丰富多彩,这如同足球场上穿同样球衣的十一个队员,因为攻防职责不同、脚法风格各异,才会呈现比赛的精彩。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