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西南要会”小市驿余甘渡口斜阳处(上)

2019年06月26日 09:58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陈鑫明

川南第一州坊匾。

绫子老街。

泸州沱江大桥。

老槽房。

小市双码头渔舟港。

六和锁驿门坊。

余甘渡远景。

  壹 唐子西与陆游 在小市诗酒唱和

  小市驿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长江、沱江水运,从唐、宋、元、明、清代,朝廷在此设水驿,小市汛署设把总管理。

  北宋熙宁年间,全国年征商税十万贯以上的城市有26个,泸州就是其中之一,在四川与成都、重庆鼎足而三。小市驿位于五峰之麓、沱江之岸,抚琴台横列于后,两江绕流于门前,市井六里商铺数百户,为水陆大口岸。

  明永乐十五年(1417),泸州神童张骏高中丁酉科解元,披红挂彩,打马游街,从小市驿道穿行,写下“小市驿而闾阎扑地,资江而舸舰迷津,余甘树老而晚渡之名未泯,紫金堆没而伯奇之迹犹存,驿市昌盛,人家百户之聚,鱼鳞万瓦,蜃采百缠,人不得顾,车不得旋,挥汗成雨,嘘气而烟。”七年后,张骏参加会试,于永乐十九年(1421)辛丑科进士及第,官至都察院左佥都御史,为泸州小市驿在京城的第一位官员。

  历代名人凡出川入川者,必在泸州小市上下,方乘舟东下、西望。当年,杜甫船至小市有“工部滩”名,山谷题书“拙溪”,唐子西、陆游与小市结下不解之缘,在小市诗酒唱和,传为佳话。

  “百斤黄鲈脍玉,万户赤酒流霞。余甘渡头客艇,荔枝林下人家。”

  这是北宋眉山诗人唐子西(1070-1120)于政和二年(1112)春,流寓泸州金鸡渡飞云洞读书时,在余甘渡楼壁上题诗。

  余甘渡在小市驿沱江岸,因渡口有株古余甘树而名。“余甘晚渡”为古江阳八景之一。这首诗犹如一幅画,读后仿佛身临其境,泸州小市酒家林立,流霞映彩,江中鲈鱼味美,伴之泸酒。此时此刻,眺望渡口波心,扁舟往来,一曲余甘渡水面回荡。真是“一水潆洄绕郡城,余甘渡头暮潮生。多情最是扁舟子,日夜殷勤送客行”;“余甘渡下月笼沙,两岸人家水一涯。何异秦淮三五夜,荡舟处处听琶琶。”岸上十里龙眼荔枝林中,深掩三五人家,好一处“余甘渡口斜阳处,霭乃渔歌杂棹讴。”

  明嘉靖《四川通志》《名胜志》载:“泸州蓝田金鸡渡飞云洞,宋唐子西读书处。”洞外石壁多题刻,有宋嘉定庚辰(1220)汪杲诗:

  一春春事已蹉跎,偶向蓝田步履过。

  岩喷雨珠山气湿,碛藏火焰石纹多。

  有人问字还携酒,到处挥毫敢换鹅。

  欲访唐公读书处,至今谁识小东坡。

  穹窿一洞枕江湄,百尺流泉映夕辉。

  惆怅读书人不见,白云犹似昔年飞。

  白云飞处洞天开,石经萦纡尽绿台。

  自昔子西归去矣,伊谁更为读书来。

  贰 陆游两游泸州 登览茫然却欲愁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有《剑南诗稿》传世。他曾两度莅临泸州,淳熙五年(1178)4月奉诏回京,乘船过泸州在小市驿馆住宿,游览市井,欣然题咏:小市门前沙作堤,杏花虽落不沾泥。客心尚壮身先老,江水方东我独西。暂憩轩窗仍泛扫,远游书剑亦提携。子规应笑飘零惯,故傍茅檐尽意啼。行遍梁州到益州,今年又作度泸游。江山重复争供眼,风雨纵横乱入楼。人语侏离逢侗僚,棹歌欸乃下吴舟。天涯住稳归心懒,登览茫然却欲愁。

  诗言记述了小市风光,沙堤、杏花、子规鸟啼,写景而道出心境,然而,当看到城下关市五方辐辏、万商云集、民族贸易之繁荣,诗人以诗勾勒出泸州城的兴盛。

  泸州史载:“宣和元年(1119)5月2日,宋徽宗御笔下诏:泸州西南要会,控制一路,边阃之寄,付畀非轻,可升为节度赐名泸川军。”

  陆游在泸州的另一首中云:

  高寺坡前火照天,南定楼下舟成川……此州雄跨西南边,平安烽火夜夜传……

  第一句写泸州报恩塔上的梵灯、南定楼下百舸争流;二句记述的是每日边报从西南边连夜送来,驿卒骑马举火传报平安。“雄壮甲两蜀”的泸州帅府门前的大旗终日风展。

  从陆游在泸州的诗中知,作者不仅抒发了他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而且对泸州在宋代全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影响作了评价,泸州在四川的整体布局中仅次于成都,几乎又能与成都并列。尤其是“西南要会”的御赐和泸州政治、军事升格为节度,方有诗人笔下的“此州雄跨西南边”的感叹。

  叁 杨慎笔下小市驿 四季可览余甘渡头

  太史公杨慎,号升庵。在他的《升庵合集》《升庵遗集》中,多首诗写到泸州小市。500年前的城东小市驿与泸城一水(沱江)相融,枯水天有浮桥可行,洪水季有余甘渡、抚琴渡往来。

  升庵笔下的小市驿,春有腊梅红杏,扑面芳香,清新雅静,四季可览余甘渡头,风景如画。每年二三月,渡口桃花水涨,流水微澜,浪拍沙堤,江风拂面,卷落堤上杏花阵阵,与诗友、表兄弟诗酒唱和,有《小市》诗云:

  颜阖欲移家,东陵学种瓜。

  东津风剪渡,南浦月笼沙。

  地净怜春草,江清爱晚霞。

  维摩虽示疾,犹解散天花。

  明代的小市驿,有百家之聚,成为商贸水运繁华之地。诗人爱上了小市,引发他移家长住小市之心,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在沙堤上的种瓜人。

  当他翻阅知州曹叔远的《江阳谱》了解到,泸州城东小市驿,地当沱江口处,一水相望,舟楫来往。冬日水落,江上架设浮桥,每岁设于孟冬之旦,撤于孟夏之时,江上以船相连铺上木板,用篾绳结牢,便于行旅以渡。杨升庵看见浮桥人过,有《喜浮桥建成》,诗曰:

  腊月江头绽早梅,浮梁银汉亘昭回。

  不须挂楫迎桃叶,步步金莲步步来。

  江上架起浮桥,方便行人来往,无须舟楫济渡,即便是仕女金莲步步,平安过往,远处看见,犹如江上彩虹,特别美丽。

  “西蜀才人”熊过,家住小市,升庵常过沱江去探望他,有“君来自釜川,我日渡江口。不看中街花,不饮小市酒”之交往佳句。可见二人友情之深厚,而升庵与诗友章后斋的唱和、题咏,更为趣事。他在《次章后斋携酒渡江探梅》中写道:玉女窗扉宋玉邻,含章檐下散香尘。春阳节近芳华早,白雪歌成藻思新。玉笛声中风递韵,雕梁影里月传神。兰洲挂楫桃根渡,会见杨州掌上声。

  每年正月十四五,小市放花灯,市井火树银花,如同白昼,沿街户前珠灯高挂,彩灯通夜大放光明,时有“火树银花不夜城,小市灯会尽五更”。

  升庵在《元宵节前一夕江市观试灯》中这样描绘小市灯节氛围:桃叶渡头春水起,花林雨过香尘洗。玉弓初试踏青鞋,金沙半湿弯红底。遏云清转杜韦娘,剪灯秀句元才子。喜看小市小升平,旗亭曲坊人如蚁。

  把小市余甘渡比作金陵秦淮河上的桃叶渡,水岸人家、瓦肆勾栏、檐口张灯结彩,特别好看,街巷观灯之人人潮涌动,十分热闹,传来的清歌一曲,犹如杜韦娘之声,灯下游人如织如蚁,更有小市余甘曲,余音袅袅,丝竹缤纷,怎不令人如痴如醉。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