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儿时记忆中的那条小巷

2019年08月09日 09:59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陈袁

  回忆童年时光,记忆中的那窄窄幽静的小巷,黑灰的砖墙、暗红的屋檐、屋顶片片小青瓦。早起的夏日渐渐高挂,阳光透过树荫一束束斜斜的照射在院墙上,随着清风推动树荫不时摇动,落在院墙上的光影时而拉长、时而缩短,老旧班驳的砖墙上的“墙头草”、屋顶青瓦间几缕枯黄的茅草左右随风摇摆,院落内时不时传来樟树叶哗哗的响,黑乎乎的知了紧紧抱着高处的树枝开始卖力的演唱,低空盘旋的信鸽已经展开了晨练。大树上几只小鸟从这条树枝飞到另一条树枝上,时不时相互之间叽叽喳喳、嬉戏打闹一番,随着一声吆喝“买菜了”,瞬间从树枝间飞散开来,当人们三三两两走出院落,原本幽静的小巷一下子就变得热闹起来,这就是我生长的地方-窄巷子。

(图据百度图片)

  小时候困扰我最多的问题就是这条街道不是很直,有点稍稍弯曲的小巷为什么叫窄巷子,后听街坊中年长者闲谈聊天才知道窄巷子原名太平胡同,民国期间因街道过窄更名为窄巷子,与之紧邻并列的宽巷子原名兴仁胡同、井巷子原名如意胡同,三条巷子都是属古少城(满城)范围内,属于满蒙八旗旗人居住地,是普通老百姓的“禁区”不能随便出入。辛亥革命后,少城的城墙被拆除,八旗子弟家道逐渐没落,变卖家产时有发生,引得一些达官贵人来此收购开辟公馆、民宅,刘文辉、杨森、于右任、田颂尧、李家钰等先后定居在这里。1949年成都解放,政府将国营单位的职工安置在了宽窄巷子,我的祖辈在公私合营后也是这时候移居窄巷子。

  儿时的孩子乐趣繁多,在这里出生的我认识了很多童年玩伴,出了院门、远离大人的视线就像脱缰的野马,我们成群结队在各个院落内随意穿行、追逐,抚摸着镶嵌在青砖墙上的拴马石,探寻着童年中认知的密境。这些院落建筑格局大致相同,绿植满院,许多院落内种植有细细的绿竹,在墙边空地还都挖有水井,用青石条砌成的井台周围长满绿绿的青苔,水质清澈的井水在没有通自来水时是家家户户唯一的生活水源,每户人家都备有一个陶制大水缸,记得小巷原住民中有一中年男子专门为各家挑井水,两只大木桶来回进出挑满一缸后收取一点费用,直到家家户户通了自来水他才转业到清扫队。在那时候休闲娱乐方式不多,饲养金鱼也是一种闲余时尚,小孩子尤其喜欢,院中的井水很适宜,家中自备瓦缸注满井水放入几束翠绿的水草养上几条颜色各异的金鱼,晚上打着手电筒投食观赏也自得其乐,也有顽皮者直接将金鱼放入井中散养,由于投喂米饭过多,导致井水水质变差,遭至大人说骂或者是独享一顿“笋子熬肉”。

  那时小巷还是安静的,人流量很少,小巷内大部分院落大门日常都是关着的,所有木质大门都刷了一层黑漆,院门的形式最为丰富,各家各户的大门呈现出不同风格、不同材料、不同尺度,有屋宇式、石库门等,大门与屋顶之间装有年代久远以裸露本色的木质网格式挡板,镶嵌各种有着福瑞寓意的雕花及雕花斜撑、挂落,门角处左右放置有雕花门墩,散发着厚重的老成都韵味。

(图据百度图片)

  上世纪80年代,宽窄巷子被列入《成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03年宽窄巷子历史文化片区主体保护性改造工程确立,我搬离了生活30多年的小巷。到2008年,在保护原有老成都建筑的基础上,宽窄井三条巷子重建成以旅游休闲为主和有着浓郁巴蜀文化氛围、地域特色明显的复合型商业文化街区呈现在世人面前,吸引了大批国内外游客,成为了成都市的“都市名片”和“会客厅”。当我从原住民以游客身份再次穿行在窄巷子,面对满目物是人非,只能是独自追忆昔日片片青石板铺就的街面上留下的童年欢乐时光。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下一篇:魔术中的科学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