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法轮功害我痛失贤惠妻子(图)

2019年03月11日 09:54 来源:凯风网 作者:干林康(口述)诗权(整理)

 

  我叫干林康,家住四川省夹江县甘江镇胜利村3组,今年65岁。妻子向桂凤痴迷“法轮功”练功“消业”,拒医拒药,于2008年8月7日,含恨去世。

  1980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镇李村的向桂凤再婚走到了一起,由于该镇胜利村是当地有名种植蔬菜基地,婚后的向桂凤能干贤惠,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儿女和睦,赢得周邻四户羡慕眼光。但好景不长,自从向桂凤痴迷“法轮功”能升仙,包治百病的谎言,让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害得我和妻子阴阳相隔,儿女反目成仇,家里穷困潦倒。

  1998年,妻子看到邻村功友张某在家里打坐练功,双眼自闭,口中呐呐自语,妻子觉得好奇就上前去观看,张某介绍说:“练法轮功有病能治病、没病强身健体,修练上层次,成仙成佛,不吃药不打针,病自然会痊愈……”妻子被张某的神秘宣传所吸引,像中了邪一样,回家“专心”打坐练功,根本无心经营家务和田间地头的事,一向勤劳贤惠的妻子,一下子像变了个人似的,庄稼地里再也不见她以往勤劳的身影。

  1998年10月的一天上午,妻子到甘江镇练功时,张某送她一本《转法轮》书,如获至宝,整日在家看书练功。她说:“师父的佛法就在书里,认真读师父的经书,就会长功上层次,练上最高层次就成仙……”妻子把“法轮功”说得很神奇。我劝她不要信迷信,练功不可能成仙,有病要去医院治病。妻子说:“我们镇上,有的功友已开始练上层次了……”妻子很固执,一心要练功,我没加阻拦。

  1998年12月的一天上午,妻子为了不耽误练功时间,把年幼的甥子关在家里,不懂事的甥子口渴了找水喝,把保温瓶打翻,脚被汤伤,差点酿成大祸。事后,我和儿女批评妻子没尽到监护甥子的责任,不应丢下甥子不管。妻子一点也听不进,反而与全家人关系搞得很冷漠,对练功确非常“敬业”,可谓挑灯夜战,饿了吃一袋方便面了事,渴了喝一碗自来水,困了倒下就睡,醒了接到又来。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妻子的身体练垮了,枯瘦如材。女儿看不惯母亲痴迷练功,气急了远嫁他乡,儿子忍受不了分开居住。一家人走的走,散的散。

  儿女离家出走后,妻子不但不后悔,反而说:“儿女走了更好,没人干扰练功,一个人好静心修练,大法弟子就是要听师父的话,放弃亲情,一心练功,长功才快……”等儿女一走,妻子把我几年打工挣来的辛苦挣,用来购买“法轮功”书籍,录放机,练功磁带等物品,还向“法轮功”辅导站缴纳了上千元的“谢师钱”。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老伴开始不接受这一现实,她认为:“师父劝人‘真、善、忍’为大法弟子消除病魔,‘消灾’是好事,不应取缔”,为“师父”喊冤叫屈。就在这一年的冬天,妻子乳腺发生剧烈疼痛,我送她去医院检查,妻子坚决不去医院,她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去医院,到医院治病是常人的事,我要练功消业…”我说,不去医院治病,只会加重病情。她叫我不要管!还说:“有师父法身保护,我的病会好的……”

  2009年8月的一天早上,妻子起床对我说,她身体感觉无力、胸口越来越痛。我说,还是去医院看病吧?妻子仍然不答应到医院治病。没熬几天,妻子病情恶化,脸色难看,她痛得实在忍受不住了,摇头示意,叫我送她到县城医院检查,我庚及找人将妻子送到县医院急诊,医生诊断为乳腺癌,已扩散到晚期,无法医治了。当时,我一下子就懵了,癌症扩散,意味着妻子无法可治,只有等死了。于是,我将妻子抬回家,好生伺候。

  回到家里,妻子后悔了!在弥留之际,她流出了辛酸的眼泪……我明白她的意思,应该早听我的劝,否则不会造成今天的后果。2008年8月7日晚,妻子病情恶化,昏迷不醒,我去摸她脉博,已停止了跳动,鼻子已停止了呼吸,妻子永远离开了人世。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