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邓成功:祷告治病害死了我儿子

2019年04月11日 08:54 来源:凯风网 作者:邓成功(口述) 钟声(整理)

  我叫邓成功,男,47岁,是陕西省南郑县曹家坝村村民。儿子邓兵1995年出生,虽然生男生女都一样,但在一个农业家庭,能生养个儿子还是很让人高兴和羡慕的事情,我和妻子也感觉人生有盼头了,农活再苦再累也不觉得,一门心思就是种好庄稼,全力供好儿子的读书学习,希望他能读书成才,光宗耀祖。

  儿子邓兵也很懂事,学习一直很优秀。同时随着一天天长大,还成为我和妻子干农活的一个帮手,村里的人都羡慕我养了个好儿子。

  2010年国庆,儿子放假回家,在帮家里干完农活后对我说,自己腿上长了一个硬的肿块,按一下感到很疼。我当时想是不是儿子干活不小心碰的,于是,地里的农活就没在让儿子干了,认为休息一下就好了。可过了几天疼痛却一直未见减轻,于是我和妻子商量还是带儿子去医院检查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第二天,我和媳妇正准备和儿子出门,大嫂曹凤鸣来我家串门,看到邓兵走路一瘸一瘸的,问是咋回事,我就把情况说了。大嫂一听,说她一直在信“三赎基督”,有个病祷告下就好了。还说了许多信神、“传福音”能治病、能避邪事例,说某某不信“神”家人病死、生活不平安等事例。并说:“生病者只要信神, “神”就能赶走病魔,别说是腿疼,坚持祷告什么病都能痊愈!邓兵是我侄儿,我是你们大嫂,还能害你们吗?”。正在我们半信半疑的时候,懂事的儿子说话了:“爸爸,就按照婶婶说的试下吧,也许真的管用呢。”我知道,儿子这么说是因为怕给家里增加经济负担,不想我和他妈妈那么辛苦(唉,我懂事的儿子啊!)。听儿子这么说,我也就默许了。于是,在曹凤鸣的指挥下,我们夫妻二人就开始跪倒在地,给儿子进行祷告,不停地喊“主啊!神啊!哈里路呀!求神给点赏赐,赶走病魔之类的话。希望“神”能保佑孩子好起来。祷告了一会儿,孩子说感觉好点了,不太疼了,曹凤鸣说这是“神”显灵了,非常激动兴奋,要我们夫妻赶紧继续跪在地上祷告。

  从那天开始,为了尽让孩子好起来,我们全家按照曹凤鸣的要求,在我家中放上了“十字”旗,每天早晚头顶白手绢,双手合一,给邓兵祷告治病。曹凤鸣每隔几天就来家里,有时候还带着几个不认识的妇女到我家,带着我们一起对着“十字”旗跪地祷告,反复诵读《闪光的灵程》,并给同来的妇女讲邓兵如何祷告治好病的事情,说是叫什么“见证”。

  日子就在一天天的祷告中过去了,但儿子的腿依旧是时好时坏。有几次,儿子的老师向我们反映,邓兵最近精神状态很差,学习成绩下降严重,而且体育课经常不参加,马上要中考了,要多注意儿子的身体。儿子逐渐消瘦的身体,我和妻子也看到眼里,在一次祷告的时候,我说还是去医院检查下吧,嫂子曹凤鸣坚决不让,并说:“神药两改,你既然已经信神了,再去看病,不但治不好病,还是对“神”的恶毒攻击,会遭报应的!”。听他这么说,我们只好打消了去医院的想法。儿子也说,已经祷告这么久了,再试试吧。没办法,我和妻子就只好继续坚持周而复始地祷告祈求“消灾避难,神灵保佑”,让儿子尽快好起来。

  转眼到了2011年8月,儿子的腿疼越来越严重,食欲也开始减低,人也更瘦了,有时还出现发烧等症状,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给儿子祷告治病的事情周围的邻居也知道了,纷纷指责我们糊涂,村支书听到消息后,带人强行把邓兵送到汉中市中心医院检查。

  医生检查后说儿子的病情有点复杂,是骨癌,由于发现的晚,没能及时医治,已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截肢看能不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必须截肢。听到这个消息,妻子当即昏倒在地,我更是心如刀绞。可事已至此没办法只有截肢,没想到儿子在做完截肢手术的半年后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年仅16岁。

 

【责任编辑:晨曦】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