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堂姐去世前不停地喊“师父,快救我!”

2019年04月15日 09:35 来源:凯风网 作者:翟开碧

 

  翟开群

  我叫翟开碧,从小我和堂姐的关系十分亲密,我们经常在一起拾柴、割草、打毽子、玩游戏,上学也在同一个学校。特别是每缝元旦、春节,堂姐均要请我到她家吃年饭,我们之间如同亲生姊妹一样,姐对我非常好。

  堂姐叫翟开群,遂宁市船山区永兴镇人,她年轻时,人漂亮,又有文化,她与永兴镇干部林哥结婚。唐姐当时也在永兴粮站工作,后来她担任永兴粮站站长职务,一直工作到九十年代退休。林哥也是九十年代退休的,堂姐和姐夫一直在家休养,安享幸福的晚年生活。可是,堂姐因痴迷修练法轮功,让她走上了不归路。

  1997年,遂宁出现修练“法轮功”热,当时永兴街村桥边也有人习练“法轮功”,堂姐认识一个姓刘的功友,他劝说堂姐:“练功强身健体,不吃药,不打针,就能治好各种病症,练功上层次,成仙成佛,全家得佛报…”堂姐患有咳嗽病,她被刘功友说练功的好处动了心,于是她就和刘功友一起学法练功。堂姐每天早上都要到永兴桥边打坐练功,从不耽搁。

  堂姐习练一段时间后,她自我感觉身体好些了。一天上午,她对我说:“碧妹,练法轮功真有效果,我的咳嗽病都好些了,你也来和我一起练功吧?”我说:“儿子和儿媳在云南修建砖瓦厂,家里农活很忙,哪有时间练功哟,况且我也不相信法轮功。”堂姐见我不愿意练功,她就没劝说我练功了。

  1998年5月的一天上午,我到堂姐家去耍,看到她看一本《转法轮》书,她说:“碧妹,这是师父的经书,师父的佛法就在书里”,接着她又把练功的光碟放给我听,我听不懂碟子上的歌曲是什么?堂姐就说这是练功音乐,她一边播放练功音乐,一边打坐练功,练得很认真,对师父非常虔诚。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堂姐当时不理解,不愿放弃练功。林哥苦口婆心劝她要遵纪守法,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不会有错,劝堂姐不要外出弘法宣传,不要为李洪志喊冤叫屈。可是,堂姐很固执地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停止练功,停止练功,功力就要往下掉,以往练功等于白练了”。林哥坚决不许堂姐外出练功,只能在家休养!堂姐说,不准外出练功,在家练就是了。

  堂姐一心想把咳嗽病练好,她白天晚上都要看书练功,有时练到深夜也不肯休息。有时堂姐把练功录音开得很大声,影响林哥的休息,堂姐和林哥经常发生争吵!堂姐的性格好强,林哥只好将就她。林哥的儿女很孝顺,多次劝堂姐不要练功,好生保养身体,练功时间长了,不注意休息,身体会练垮的。可是,堂姐不听儿女好言相劝,反而说:“儿女不孝,干扰了她练功,得罪了师父,要遭报应!”堂姐的儿女见母亲说话神经兮兮的,非常生气,一气之下到外地打工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回家。

  2006年12月,堂姐的咳嗽病加重了,走路都很困难,气喘吁吁的。我看他的身体不但没练好,反而变差了。练功前,堂姐的身体很好,体型比较胖,现在堂姐练功变得面黄肌瘦,走路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好心劝堂姐不要练功了,好生保养身体,有退休工资,为啥子不去医院治病?她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去医院看病,去医院治病师父要怪罪我,病治不好反而业力还要严重,我要坚持练功消业,相信师父会用法身保护我的”堂姐说话越来越不对子午了,我担心堂姐继续练下去,病拖久了,神仙都把她救不好。

  果不其然,2010年3月4日,那天早上,堂姐的病情加剧,她说:“我肺部气紧得很,疼痛难忍!”林哥见堂姐病情严重了,急忙拨打120电话。可是,堂姐不让林哥喊救护车,她不肯去医院,不停地喊“师父,快救我!师父,快用法身救我!!师父救救我!!!”堂姐一直不停地喊了几个小时,最后喊得精疲力竭,再也喊不出来了。当天晚上深夜,堂姐就停止了呼吸,离开了人世。

  堂姐去世,让我痛失好姐姐,特别是每当过年过节的时候,想起以往和堂姐一起过节的情景,我的心情十分难过。现在我再吃不到堂姐的年饭了,万恶的“法轮功”,夺走了我的好姐姐,我恨死了“法轮功”!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