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全能神自称“驱邪消灾” 骗光村民积蓄

2019年05月17日 08:35 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莲英

  我叫王莲英,今年50岁,广东省高州市石鼓镇桂山村人,1989年与同村人王海结婚,婚后第二年生下女儿王小莉,五年后再生下儿子王勇军。由于重男轻女的思想和家庭环境不好,女儿高中毕业后,我们就让她外出打工,赚点钱寄回来供弟弟读书。很快,小儿子勇军读高三了,成绩在班上一直靠后,性格有点孤僻、内向。

  “你儿子肯定是邪灵附体了”

  2012年的一天,勇军因为高三第一学期期中考试考得很差,丈夫望子成龙心切,加上性情比较暴躁,动手打了他。勇军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晚上没有回来。我们都慌了,连夜出去找都没找着。第二天,左邻右里都帮忙去找。傍晚,终于在村尾的河边发现了勇军,躺在地上不吭声,目光呆滞。勇军回到家里直往房里钻,窝着不肯出来,任我怎么叫也不理睬。第三天早上,勇军终于走出房门,没有刷牙,吃了些早点。突然狂叫:“我不上学!打死也不上学!”然后又跑出门去,我追出去已不见影了。

  邻居王大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走过来跟我说:“你儿子肯定是邪灵附体了”。我吓了一大跳,赶紧问怎么办。王大姐低声跟我说:“我认识邻村的一个神婆,自称‘全能神’,专门帮人驱邪消灾,什么邪都能驱,很灵验的”。我一听有救星了,连忙说:“你现在就带我去找她,看有什么办法救救我的儿子。”王大姐很热心,马上就答应了。

  “交纳入教费,成为我们的一员,神才会帮你”

  去到“神婆”的家里,我见到屋里有个女的坐在大厅里,口中念念有词。王大姐叫了声“马婆”就走到她跟前悄悄说话。我四周留意了一下,发现墙壁旁边的桌面摆放了一些书籍。我看见有《全能神,你真好》、《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发声》等写着有“神”字的书籍。过了一会,马婆转过身来看着我,说:“全能神是万能的神,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到神的疪护,才能帮你驱邪消灾,而且你一定要虔诚。”我说:“我会的,现在该怎么做呢?”马婆说:“我们是帮信全能神的人驱邪消灾,你信它就要先加入教会,这样才能显示你的虔诚,神才会帮你。”

 

  我当时心里很慌,想着尽快帮儿子驱邪,说:“我信,你一定要帮我。”马婆说:“要先交纳入教费,成为我们的一员,神才会帮你。”我马上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数了一下,有800元。马婆看了一下,说钱少,不够虔诚,入不了教会。我很焦急,马上说:“我女儿每个月都寄点钱回来,我一共存了5000元,放在家里,我都给你,你行行好,帮帮忙吧。”马婆说:“这样吧,到时去你家驱邪时马上给。”我连忙说:“一定给。”然后,马婆拿着一张卡片给我,叫我按上面写着的祷告去读并背熟,才能确保灵验。我立刻接过来,看见纸上写着“‘全能神’啊!我愿意接受你的救恩,求你帮我消灾挡煞,从你处得到平安祝福,感谢赞美‘全能神’”的字样。看我半信半疑的样子,马婆说:“你回去烧香,虔诚点,记得把钱准备好,如果你儿子回家了你赶快来找我去驱邪。”我说“好的”就回去找了。

  花5000千元“驱邪”

  我回家后把这事对丈夫说了,丈夫也无奈地说:“能把儿子身上的邪灵驱走,然后回学校好好读书,多少钱也要花啊。”到了晚上10时,勇军回来了,见到桌上的冷饭菜,不管三七二十一坐下就狼吞虎咽,不一会就把桌上的饭菜全扫光了。对我们不理不睬,直接回房间了。我和丈夫商量,决定第二天一早马上把马婆找来驱邪。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悄悄起床,去找马婆,并叫丈夫把门看好,不要让勇军跑出去了。我见到马婆后马上把5000元递给她,请她马上到我家驱邪,马婆答应了。到了家里,马婆叫我赶紧烧三支香,准备两杯水。马婆拿着香走到门口对着天空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词,我听不清她在念什么。马婆还从口袋拿出一张画满“符”的黄纸点燃,然后将灰烬放一点到杯里。这时,突然想起马婆给我的卡片,开始拿出来读:“全能神啊!我愿意接受你的救恩,求你帮我消灾挡煞……”反复读了好几遍。过了一会,勇军被吵醒了,走出房门不耐烦地说:“什么事这么吵?”。我连忙对马婆说:“这是我儿子。”马婆拿起一杯清水,喝一口水然后含在嘴里,走到勇军面前,突然对着勇军脸部喷过去。勇军被这一喷,激怒了,大声喝道:“你是谁?你干吗喷我?!”然后动手打马婆。我被吓了一跳,赶紧叫丈夫王海把儿子捉住。丈夫一下子就把勇军按倒在地上。马婆把那杯有纸灰的水灌到勇军的嘴里,口中继续念念有词,然后用手点着另一杯清水向周围弹开,并四处作揖。我也继续按照卡片上的字念着,很虔诚的样子。我心里祈祷:全能神,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  

 

  大约过了10分钟,马婆“作法”完毕,对我说:“已驱走邪灵了,全能神会保佑你们的,现在你儿子元气有点伤,过两天就会好了。”我赶忙说谢谢后送马婆出门,等马婆走远了,我叫丈夫松手放开勇军。勇军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对着我猛吐口水,哭着跑出门了。丈夫追出去但跟不上只好悻悻地回来了。当天晚上,勇军也没有回来,我们到处去找也没找着。

  后悔不已

  第二天下午,我弟弟来了,他在城里开出租车,刚才拉客到邻村,顺便过来坐坐。弟弟看见我忧心忡忡,问我什么事,我就将勇军撞邪和驱邪的事一五一十跟他说了,弟弟半信半疑。这时,我丈夫“押着”勇军回来了,头发蓬松,脸脏兮兮的,目光怪异,精神恍惚的。弟弟跟勇军打招呼,勇军“呸”了一声后进厨房找东西吃去。我丈夫说:“勇军在田里乱拔农作物。”弟弟小声跟我说:“姐,我看勇军好象精神有点问题。”我说:“他是中邪了,现在还没恢复。”弟弟说:“姐,我觉得不对路,还是带勇军去医院看看吧。”我说:“我刚花了几千元驱邪,现在没什么钱。”弟弟急了,说:“我先垫上吧,这事不能拖。”丈夫也同意了,然后一起送勇军到高州人民医院检查。

  经检查,勇军得了精神分裂症,根本不是什么中邪,只要及早送医就能治愈。我和丈夫都很后悔,儿子的病是我们一手造成的。“全能神”把我们仅有的积蓄都骗光了,还这样折磨他,耽误了治病时机,加重了病情,真是害人不浅。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