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爸,天堂里没有法轮功,您安息吧!

2019年06月18日 08:09 来源:凯风网 作者:仰山(整理)李海跃(口述)

  爸:

  又到“父亲节”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更加想您,想您那慈祥的面容、爽朗的笑声以及笑起来时快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但现在,我只能在想您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翻看咱家的相册,看您带我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去动物园喂小猴子,去河边扔石头……这一切,都成了我心里最宝贵的回忆。我在想,如果没有法轮功,您一定还健康、快乐地与我们生活在一起,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历史不能假设,您还是因为法轮功而永远离开了我们。爸爸,我问你,我问你,为什么你要匆匆离去?

  咱们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您和我妈既勤劳又有智慧,率先在咱们村开起了一家小卖部,后来又开了家小饭店。忙碌的生活使您们每一天的生活都非常充实,咱们家也成了村里数得着的富户。可好景不长,正当我们沉浸在幸福的时光中时,病魔的恶手悄悄地伸向了您。我记得那阵子,您每天都说腰疼得厉害,农村人身子没那么娇贵,您只以为是累的,并没当回事儿。直到一天早上,您疼得根本下不了炕,这才引起了家人的重视。最终,您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那段时间,您需要经常躺在床上休息,这也给了法轮功钻进咱们家一个空子。

  1996年9月的一天,咱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我管他叫四大爷)来串门,看到您生病卧床,便劝您练习法轮功,说练习这个“功法”不打针不吃药便能治好您的病。晚上妈妈回来,您把这事儿跟她说了,妈妈极力反对,说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东西,可以不吃药就治好医院都治不好的病。后来,四大爷经常趁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来给您做工作,把“法轮功”说得神乎其神,还带给您“练功”的书籍和磁带。您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练习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您的病痛还真有所缓解,但现在想想,肯定是您休息的多了,劳累的少了,还有心理暗示的原因罢了。后来妈妈知道了您在偷偷“练功”,几次三番地阻止过您,发妻的劝导,您也没有全当耳旁风,也曾对法轮功产生过动摇。四大爷知道后,组织几名功友来家里批评您,叫您不能对“大法”产生任何怀疑和动摇,只有排除各种干扰,“师父”才会为您清除“业力”,您才能“消业”、“上层次”,直到“圆满”。

  您开始练功后,一只魔鬼就住进了您的心里,随着您练功的时间越长,这只魔鬼就越是疯长。以前,我放学回家,您总要把我搂在怀里,用您的胡子轻轻噌我的脸,扎的我无处可躲时,您才哈哈大笑地把我放开。您腰疼时,会让我给您按摩,虽然我稚嫩的小手使不上多大力气,但从指尖传递出的爱也一定让您心头儿暖暖的。以前,妈妈回来时,您还会嘘寒问暖,关心一下她,毕竟小卖部和小饭店的担子都压在了她身上。可到了后来,您为了“练功”、“消业”和追求所谓的“圆满”,每天都在床上“打坐”、“练功”,身体稍微好一些,腰不那么疼了,就是外出和“同修”交流心得,再就是趁着清早或夜晚偷偷外出张贴“法轮功”宣传品“讲真相”。从此,对于我的学习、成长经历,家里小卖部、小饭店的经营情况,您不闻不问。

  至今,我还记得您打我的事儿,那是我长那么大您第一次动手打我。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我所在的学校也举办了一些抵制邪教的活动,陈列了一些展板,要大家认清并远离邪教。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同学听说您在练习法轮功,便偷偷跑来问,当他们从我羞愧而又愤怒的眼神中得到答案时,便似一个个小喇叭一样在校园内奔走相告。当时,我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回家后,我把一肚子的委屈合着眼泪向您哭诉时,非但没得到您的后悔与自责,反而迎来了您一生中送给我的第一记耳光。您怒吼着,不准我诋毁您的“师父”,现在国家取缔法轮功,是“师父”安排的,是对像您这样的“大法”弟子的考验。您还告诉我,以后不要再去上学了,学校里的知识都是垃圾。那天,我震惊极了,眼前的您,面庞还是那么熟悉,可已经极度扭曲,让我感到陌生又恐惧。这还是我的父亲吗?

  让您真正看清法轮功本质的,是奶奶的离世。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05年7月24号,奶奶脑血栓病再次复发,当时您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法身一定会保佑奶奶,并给奶奶“消业”,所以您既没送奶奶去医院,也没给奶奶吃药,而是把奶奶平放在床上,给她发功治病。发功时,还埋怨奶奶不早日与您一起修炼法轮功,导致老病再犯。由于奶奶的病情严重,没有反应,您还认为自己的“功力”不够,于是把几位“同修”请到家,帮您一起为奶奶发功祛病。妈妈回家后,发现了你们的荒唐行径,找来了同村的亲戚,从你们手中把奶奶“抢走”送去了医院。当时,您和那些“同修”拼死阻挡妈妈,那场面,真像一场以命相博的斗殴。当妈妈一方最终将奶奶送上车时,您非但没有跟去医院,还恶狠狠地诅咒妈妈,说她一定会受到“师父”的惩罚。

  第二天,噩耗还是降临了。妈妈一夜未眠,红肿着眼回到家,向您转达了医生的话:如果能在第一时间送医,也许还有救。豆大的泪珠从您眼中流出,您握紧了拳头,眼珠似乎都要从眼眶里瞪了出来。您把所有的怒火撒向了家里的一面墙,用拳击,用头磕,我知道,这一次您是真的后悔与自责了,因为您清楚,医生所谓的第一时间,当时您正在奶奶身边给她“发功”。

  之后,您终于认清了法轮功的本质,再也不提这件事儿了。但我知道,深深的内疚与悔恨像时钟的摆锤,时刻在敲击着您脆弱的心灵。您像被抽走了魂一样,整日无精打采,有时候一天甚至都说不上一句话。但我和妈妈还是很庆幸,您终于摆脱了法轮功,不再和那些“同修”来往,我们天真地以为,时间会治愈您心灵的创伤。但时间这副药还没完全发挥功效,您就永远离开了我们。2005年8月9号,那天我放学回家,发现您安静地躺在床上,当时我还没在意,直到看到了您的遗书:我是个罪人,因为我的无知和愚昧,害死了我的母亲。如今,我只能以死赎罪……我使出浑身力气呼喊您,摇晃您,但您依然没有反应……

  我亲爱的爸爸啊,您怎能如此糊涂,就这样抛下我们母子二人而去!妈妈含辛茹苦,终于把我抚养成人,如今,我也已结婚生子,就在这个父亲节,就是您大孙子的百天了。

  爸,在天堂里,不再有“同修”来打扰您的生活,不再有法轮功来吞噬您的灵魂,您安息吧!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