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程秀娥不该那么早就离世

2019年07月09日 08:05 来源:凯风网 作者:郝晓霞口述 刘玲俊整理

  我叫郝晓霞,家住内蒙古包头市郊区,女儿4岁那年,我离婚了。丈夫在城里打工又找上了别的女人,我没有经济来源,女儿也判给了前夫,我成了什么也没有的离婚女人!生活一下子变得灰暗起来,为了寻求个安慰,我跟着二舅妈信了“三赎基督”。

 

  刚信教的时候,每天祷告、唱歌,也能和这些人们聊天说话,我这心里慢慢地也好过一些了。可是烦恼事也就来了。教里要求信了教就要“传福音”,传的越多,得到的福气才会越多,灵性才能越高。可是我性格内向,不会人情世故,跟着他们传了半天,连一个“新工”(就是没能发展来新的教友)也开不了,教里的李执事就常说我灵性还差。

  有段时间,我经常想到底我能拉个谁来信教。后来,我就想到了程秀娥。她和我小的时候就认识,我们是邻居,生活倒是挺顺当的,就是三十几岁得了个哮喘病,一年四季这不能吃,那不能碰的,一到冷空气来或者飞杨花什么的就门也不敢出。我就想要是拉她入教,还能帮她治病该有多好。

 

  没想到发展她也不顺利,她一听说信教就很反感,说她现在用那个进口的喷剂控制着,病已经好多了。为了发展她信教,我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每天找她聊天,天气好的时候陪她到处转转,常和她聊我是怎么从离婚的痛苦中走出来的,她心情好的时候也带她去一起信教的姐妹家坐坐,看她不排斥了,也带她看一次教里“见证”,那些人讲自己信教后,病好了,身体、生活变好的事还是挺吸引她的,一来二去,她还真就跟我入了教。

  程秀娥信教后,比我还积极,每天吃饭严格控制,药也不怎么用了,聚会一次也不落。特别是2013春天有次聚会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有点憋气,好像是想要犯病的样子,李执事她们围成一圈,跪下来祷告,她也没用药,也跟着她们一起祷告一会儿果然觉得好多了。自此以后她更虔诚了,药都不带在身上了。其实后来看,当时那次可能都不是哮喘犯病,也就是这次体验害了她。

  结果那年秋天,第一次寒流过来的时候,程秀娥忽然就犯了病,憋得气也上不来,要命的是她拒绝用药救急,只是要求家人跪下来祷告,祈求神的保佑。就这样耽误了急救的时间,等到她老公回来强行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窒息了,最后还是没能抢救回来。

 

  后来程秀娥的丈夫把我们的事跟村委会的说了,村委会的反邪教志愿者跟给我们讲“门徒会”的危害,我们才知道信“三赎基督”原来是国家早就取缔的邪教,什么做“见证”、能治病,都是假的。我现在觉得特别对不起程秀娥,毕竟是我拉她信教的,是我害了她。如果有人对你说信什么就能治病不用吃药,八成也是邪教,千万别再上当!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