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父子的痴迷之路

2019年11月15日 08:38 来源:凯风网 作者:

  孙女转到汕头医院进入急诊室后,林广宏还要求儿子林杉燧在门口背李洪志的“经文”,祈求“法身保护,渡过难关”。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林广宏孙女一天天好了起来,但因为延误最佳治疗时间而导致病情恶化,留下了说话口齿不清的后遗症。

  有的人,向往天堂,一路狂奔,方向却是地狱;有的人,一路从容,活在当下,收获的是内心的安宁。

  林广宏、林杉燧父子出生于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林广宏父子如果能够脚踏实地,辛勤付出,也应该是个幸福的三代同堂家庭。然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命运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这一切要从他们接触“法轮功”说起……

  迷信“圆满”,痴迷邪教

  1998年底至1999年4月期间,林广宏的母亲在广州的女儿那儿学会“法轮功”后,回到家里自己修练。一段时间里,林广宏看到折磨母亲40多年的腿关节病好像减轻了。以前母亲天天喊疼,一直没停过看医生、吃药,也没见好转,曾让他不胜其烦。母亲对他说:“练功之后,感觉腿脚没那么痛了。”林广宏觉得很惊讶。1999年5月,在母亲的鼓动下,他抱着好奇的心态拿起《转法轮》看,不看则已,看着看着就一发不可收拾。林广宏从小自卑懦弱,胆小怕事,迷信神佛,希望自己能够强大、长生不老。《转法轮》里面的“真善忍”“上层次”“圆满”“一世可以修练成金刚不坏之体”等说法符合他的心态,得到了他内心的强烈认同。他窃喜自己找到了一条可以成就自我的道路,开始编织“修成金刚不坏之体,等待着去天国世界当‘法王’”的美梦。就这样,林广宏一步步地陷入“法轮功”组织精心炮制的美丽陷阱里不可自拔。

  识别骗术有一个原则,即“越简单越可疑”。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遭遇生活的压力,甚至有时陷入无能为力的境地。多数人都明白没有一蹴而就的办法,除了自身努力、寻求帮助之外,就只有放宽心态,耐心等待。可是别有用心的人会告诉你,他有一个简单的、能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听到这一类所谓忠告时,留一个心眼总是没错的。如李洪志说,练功学法就可以免除一切痛苦。相比起看医生、吃药打针做手术等待疾病痊愈,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问题是,肥皂泡虽美,但总是会破!

  人性扭曲,言行怪异

  痴迷修练“法轮功”的林广宏人性渐渐扭曲,他一心沉浸在李洪志编造的各种谎言当中,与现实生活、人伦常理脱节越来越严重。以前,他谦虚忍让,性格温和,勤劳淳朴,对父母有关爱,对家庭有担当。修练“法轮功”后,林广宏总以“大法弟子”自居,想着自己成佛成仙,变得自私自利,自以为是。他认为自己快要修成“可以长生不老,在天国世界掌管众生的‘法王’,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丝毫听不进邻居、朋友的意见。在李洪志“生你元神的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练不了”“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等歪理邪说的威逼利诱下,林广宏变得寡情薄义,不但对亲戚朋友情感冷淡,对子女的供书教学也毫不关心,连父母生病了,也认为是在还“业债”,不愿带父母去看医生。每年清明祭拜先人,林广宏总是避而远之,他认为“大法弟子是高层次的人,拜逝去的人会将他的阴魂冲走,对他不好”。他把李洪志所说的“现在的任务是抓紧时间修练,只管去修,功在师父,师父会把最美好的、你都想象不到的美好给你”这样无比美妙的前景,作为自己心里唯一追求的目标,一心一意就想修成“圆满”,等待着去“天国世界”做“法王”。当地村民谈起林广宏家,也是直摇头:“村子里就只有他们家修练“法轮功”,怎么劝都不行,不理不睬,村里的人都很讨厌他们,说放着什么不好好做,非要弄这些歪门邪道。”路上碰到林广宏,大家都唯恐躲避不及。

  林广宏一心认定了“法轮功”的好,不但与亲朋好友渐行渐远,把亲朋好友的善意劝言当作是干扰他修练的“魔”,还向亲人“传经说道”。1999年上半年开始,林广宏大肆向二妹、四妹弘法,说修练“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经常组织她们在家习练。两个妹妹本来就没什么文化,想着自己的亲哥哥不会害自己,也就跟着修练起来。后来因为各自的丈夫强烈反对,甚至不惜暴力相向,才不得不停止修练。妹夫家里人也对林广宏的做法极度反感,从此之后,兄妹几家之间也极少来往。为了劝阻林广宏,他父亲、小妹和妹夫都曾试图说服他,但林广宏全然不顾,心里还替他们难过:“等着瞧,你们没有福分,等末日淘汰后就知道后悔了。”看着儿子整天不务正业,神神叨叨,他父亲气得大骂:“忤逆不孝。”说起自己的儿子,85岁的老人家也不禁老泪满襟,反复说:““法轮功”是害人的,“法轮功”是害人的……”林广宏的岳父知道他修练“法轮功”后,巍颤颤地走过来,一边流泪一边劝,林广宏不但不为所动,心里还为岳父诽谤“大法”而不满,试图对他讲“真相”。无奈,道不同不相为谋,双方都觉得对方无可救药,此后也甚少来往,就连大舅子出殡,林广宏也不参加。林广宏整天活在“法轮功”编织的美梦中,做着令亲者痛心的事。

  违法犯罪,死不悔改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组织后,林广宏不但没有迷途知返,心里反而愤愤不平:“这么好的功法不被传播造福人民,是天无眼,是政府打压。”此后,他内心便悄悄地盘算着如何为“法轮功”讨个说法。2000年6月中旬,林广宏看到李洪志“经文”中说到“破坏大法的只是一小部分恶势力”“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他心潮澎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再不出去证实法就晚了。”他当即与妻子商量决定要出去证实法。6月24日晚,夫妇俩趁着晨露未干偷偷出门,与其他功友一起登上了驶往北京的列车,做出了违法违规的事情,被公安机关拘留,遣送回当地。

  这次拘留没有让林广宏吸取教训,他反而认为这是政府的打击压迫,内心对政府增加了更深的怨恨。为了尽快修成“圆满”,他不遗余力地跑出去讲“真相”。他从妹妹那里拿回宣扬“法轮功”的小册子、“神韵光碟”以及标语,有时明目张胆地送给亲友,有时趁着晚上月黑风高偷偷跑出去放在其他村民家门口。在广州与儿子一起开电话超市时,林广宏在零钱上写上“法轮功”标语,利用兑换、找零散发给别人或者找机会与顾客搭讪宣扬“法轮功”。他以为这是向世人讲“真相”,是“普度众生”做好事。然而,顾客知道他修练邪功,就像见了瘟神一样,唯恐躲避不及,对这些所谓真相币,也纷纷要求林广宏退换。从此他的电话超市生意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关门而终。林广宏在“法轮功”网站上看到李洪志新发的一篇“经文”,里面说“走出来你就走出来了,走不出来就淘汰你”“救着众生还要否定旧势力的那一套干扰,一路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反迫害救众生中成就着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后的路吧”。他再次欣喜若狂:“自己修练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久,现在时间到了,在关键时刻,要做点事情好好表现一番,让师父看到自己心性的提高。”他连续两个晚上跑到广州市天源路、广园路的天桥底下用油漆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10多条标语。

  向儿传法,拉入邪教

  林广宏练功后,整天忙着看书、打坐,再没时间和精力去管孩子。有时候也向3个儿子讲“法轮功”的“神奇”,他想:“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儿子们趁早修练,说不定哪天就得‘大圆满’,自己也是功德无量。”儿子林杉燧从小就喜欢听神佛妖魔故事,在听林广宏吹嘘李洪志“是宇宙唯一主佛,8岁得上乘大法,具有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时,心里羡慕不已。他心想:“要是自己也能修有这般法术,该多好。”在这样的环境里,在父亲的蛊惑和带动下,懵懵懂懂的林杉燧也开始修练“法轮功”。

  法国启蒙思想家、哲学家卢梭在《忏悔录》中说道:“儿童第一步走向邪恶,大抵是由于他那善良的本性被人引入歧途的缘故。”林杉燧从接触“法轮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的童年是悲哀的。1999年,林杉燧13岁,在镇上读小学五年级。穷苦孩子早当家,生活的贫苦没有让他消沉,反而让他更加早熟。林杉燧在学校聪明好学,礼貌待人,在家里乖巧懂事,早早就为父母分担家务、照顾弟妹,但他对父亲心存恐惧。林广宏每逢在外面受到欺凌或委屈,回家里便把气撒在孩子身上,轻则责骂,重则痛打。林杉燧在父亲的影响下接触“法轮功”后,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变得更强大的方法,便一心把自己封闭在“法轮功”的虚幻里。从此他再也无心向学,成绩一落千丈,性格也由之前天真活泼、经常与同学玩耍,变得沉默寡言,孤僻消沉。老师见到他变化这么大,家访知道他修练“法轮功”后,苦口婆心多番劝说,不但未能把他挽回,还被林广宏责怪说老师是干扰他们修练的“魔”。老师最后也只能摇头叹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被毁掉了。”

  随着年龄增长,林杉燧越发相信“法轮功”的歪理。在李洪志宣扬“天体的变化,人类的发展,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人类社会的动向都是历史的安排,是天象带动下出现的”,“其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无数年以前就已经安排好的了”等“经文”洗脑下,林杉燧坚信这个世界由神操纵,再怎么努力读书、奋斗也是无用,唯有加紧修练精进,提高层次和心性,才能获得师父青睐。他再也没有心思读书,考试成绩直线下降,最后在初二时放弃学业,结束了求学生涯。

  2002年走上社会的林杉燧先后到了深圳亲戚家住和到汕头、广州的工厂打工。当时国家已经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社会上形成了反邪热潮,不少原“法轮功”修练者及时醒悟,回到正常生活。但林杉燧依然认为“是政府怕“法轮功”威胁到政权,才打击弟子修练”,所以内心一直没有放弃。在亲戚家及打工期间,林杉燧都是偷偷躲在厕所练功,他提心吊胆,担心被别人知道。终究纸包不住火,工友知道后向厂老板反映,林杉燧最后只能收拾包袱走人。在外面打工的日子里,林杉燧不仅自己习练“法轮功”,还和亲属一起外出讲“真相”。2005年4月,他和弟弟、四姑骑着自行车,晚上出去偷偷张贴标语;同年10月,他又和二弟用纸写了100多张关于“三退”的标语及所谓护身符出去散发或悄悄塞进别人家门。

  父子练功,共同痴狂

  2007年,林杉燧在广州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恋爱的甜蜜让他幸福满溢,但他内心同时苦恼不堪——他不敢对女朋友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他知道女朋友非常反对“法轮功”。那段时间,林杉燧确实收敛安分了不少,老老实实打工挣钱,在女孩子面前表现正常而且充满了朝气活力。结婚后,林杉燧第一次感受到责任和担当,他也想过要改变自己这种生活状态,和妻子好好过日子。于是,他开始计划自己未来的生活,千方百计找门路做生意,用勤劳双手创造自己的幸福。逐渐地,生活开始殷实起来,随着女儿的降临,一家子幸福而快乐。

  正当林杉燧踌躇满志、有些成就感时,父亲林广宏的到来让他再次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当时林杉燧在广州承包了一家快餐店,夫妇俩起早摸黑,勤快热情,生意很是红火。女儿出生后,因为没人照顾,便叫父亲上来帮忙。林广宏到广州后,一边照看孙女,一边与一些老乡功友聚集,传递“经文”,交流练功心得。他见儿子整天忙于生意,极少练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一天,他悄悄地把儿子拉到一边说:“杉燧,你千万不要放弃练功啊,师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人类社会不可能这样发展下去,人类面临毁灭,不抓紧修练,钱赚得再多,到时也是一场空,命都保不住还要钱有什么用,你之前有这么好的基础,放弃了多可惜啊。”父亲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让林杉燧平静的内心再次泛起了波澜。

  “法轮功”就是一种精神鸦片,从腐蚀一个人的意志开始,最后吞噬一个人的灵魂。林杉燧在父亲的劝说下,又重新回到了“法轮功”里面。他一有时间就和父亲打坐练功,家里大小事务全压在妻子柔弱的肩膀上,甚至连自己的小孩也懒得照看。一天晚上11点多,妻子忙完店里的生意回到家里,看到林杉燧和父亲在房间里打坐练功,小女儿在旁边的小推车上哇哇大哭也没人理,便指着他们说:“孩子哭得那么惨,你们也不哄一下,还是人吗?”说完在林杉燧背上推了一下。林杉燧本来在练功时听到女儿哭声心烦,认为是一种干扰,也是一肚子火,还听妻子指责自己,破坏自己练功,二话不说狠狠在妻子大腿上拍了一巴掌,两个人开始扯打起来。林广宏在旁边劝架边指责:“我们练功,你也受益,是为这个家好,你不信就算了,不要干扰我们。”林杉燧的妻子见他父子俩疯疯癫癫的,劝也不行,骂也不行。母亲叫她离婚,但无奈她心里放不下嗷嗷待哺的女儿,也只能打碎牙齿把苦往肚子里吞。她事后回忆说:“我之前认识的林杉燧很有活力,很积极向上,练“法轮功”后,变得寡言消极,好吃懒做,自私自利,自以为是,除了练功,对什么都没兴趣,整个人都颓废了。”

  疯狂父子,孙女遭罪

  2009年11月的一天,孙女突然发烧咳嗽。林广宏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带她上医院看医生,而是深信李洪志所讲的“消业祛病”歪理,认为孙女生病是在“消业”,有师父“法身”帮孙女净化身体会好的。于是,他在孙女旁边盘腿打坐,自言自语地背起《转法轮》和“发正念”。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到了第5天,孙女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了。这时候林广宏才慌了神,抱起孙女去看医生。医生说要去大医院检查,于是又转去惠来县人民医院。治疗了3天后,医生告诉他孙女肺部积满了脓水,已几乎张不开了,这里没办法,必须转到汕头市大医院做手术治疗。当时8个月大的孙女已经脸色苍白,奄奄一息,不但需要借助氧气机呼吸,还要用针筒从背部打进肺里把脓水抽出来。更为荒唐的是,孙女转到汕头医院进入急诊室后,林广宏还要求儿子林杉燧在门口背李洪志的“经文”,祈求“法身保护,渡过难关”。虽然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林广宏孙女一天天好了起来,但因为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而导致病情恶化,留下了说话口齿不清的后遗症。可笑的是,林广宏父子俩还以为是自己“发正念”求得师父的“法身”保护才让孙女脱离危险,逐渐康复的。

  然而,年幼孙女的悲惨命运并没有因此停止。2010年初,林广宏在房里打开手机听李洪志的讲法录音,让孙女独自在地上爬玩。当他全心投入、物我两忘时,突然听到孙女凄惨的哭声。林广宏回过神来,发现孙女碰倒了桌子旁边的热水壶,热气腾腾的开水洒满了双脚。他六神无主,一边打电话叫媳妇回来,一边把孙女穿的袜子脱下来,谁知,孙女稚嫩的皮肤粘在袜子上一并撕了下来,孙女哭得撕心裂肺。后来,孙女的双脚和大腿虽然经过医院治疗痊愈却留下了一大块难看的烫伤疤痕。林广宏不但不收敛,还把孙女发烧、烫伤的原因归咎于媳妇不相信“法轮功”,干扰他们修练,小孩才没有受益,要不然小小的咳嗽发烧根本就不用看医生吃药,也不会被开水烫伤。

  活在愚痴颠倒迷梦中的林广宏父子俩有时候为了“救度世人”,晚上偷偷跑出去散传单、贴标语,利用找零、坐公交车机会散发“真相币”。2012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林杉燧和父亲找到一份李洪志的“经文”,看到里面李洪志讲到“正法走到了最后,没有被救度的,在这个期间大法弟子讲真相不听的,或者是讲了真相没有明白过来的,那也就没有机缘了,对于没能救度的生命,那也就只能那样了”时,父子俩内心惶恐不安,睡觉辗转难眠,心想:“世界末日即将到了,如果这时再不走出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就真的要面临毁灭了。”于是父子俩不顾家人的苦苦哀求和劝阻,一起出去张贴标语,最终未逃过法律的制裁。

  回首往事,感叹唏嘘

  古罗马哲学家马可·奥勒留说过:“抛弃种种心念,你便可获救;又有谁阻止你把它们抛弃?”林广宏父子受到制裁后,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书,反思自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他们逐渐对“法轮功”有了清晰的认识。林杉燧回想自己走过的路时说:“自己就是李洪志的一个棋子,任其摆布,修练这么多年,我得到了什么?事业没了,亲情淡了,人心坏了,亲人痛了。”林广宏在写给他老父亲的一封信里说:“父亲,我对不起您!我非常后悔!当初不听您的教育才有今天的下场,给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痛苦,现在明白“法轮功”是不能相信的邪教。”

  时过境迁,现在父子俩坐下来回想那段痴迷“法轮功”的日子,既揪心后悔,又无限感叹唏嘘。这正是——

  几分执著几分痴,

  亦魔亦幻亦泡影。

  转眼成空终是梦,

  半生泪水半生痛!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是由广东省委政法委牵头,广东省社科联、省反邪教协会协调省监狱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单位编写的首部以详实丰富案例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书籍。广东省委领导林少春同志为该书作序。此书是广东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和心血,从近万个邪教人员受害案例中筛选了几百个有代表性、有说服力的案例,经过反复集体讨论,又从中挑选了100个案例进行深入走访,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精选并编写了36个案例,加上专家深入点评和近半年时间的编辑整理后最终形成。该书已列入广东省“七五”普法读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发行5万册,免费发放省内各地各部门,供宣传学习之用。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封面、封底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