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从位极人臣到阶下之囚 是性格?还是命运

2018年10月18日 10:54 来源:凯风网 作者:草根谈史

  若说史事,必说汉唐,若说汉唐,自然少不了那些开国的王侯将相们,他们如夜空中的璀璨星辰,即便身处河汉,依然掩盖不了一身华光。有这么一人,他是名门之后,也曾挽社稷于狂澜,但却落得一个活活饿死的下场,即便如此,依然位列武庙七十二将,受世人香火。

  此人就是汉初绛侯周勃之次子——周亚夫。

 

  绛侯周勃,助高祖一手建立了汉王朝,平韩信,灭吕氏,一时功高无两。其次子周亚夫,也不逊其父分毫。

  汉承秦制,侯爵薨毙,爵位由长子继承,周亚夫作为次子,是决然不可能有爵位在身的,但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当时有一名老妪,以相术闻名,甚至还得到了高祖的封侯。周亚夫心中好奇,于是就向她请教,对方端详了周亚夫一会,然后说:君是个封侯拜相的命。

  这么一番说辞,周亚夫自是不会相信的。而老妪的下一句,更让人匪夷所思。因为她说:虽然您三年后就能封侯,八年后就可拜相,但是不久后的您会因饥饿而死。

  说到这里,别说周亚夫,即便是现在的诸位,都不一定会相信。为何?你想既然封侯拜相了,自然不愁衣食,又怎么会活活饿死呢、。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人开始对老妪的言辞将信将疑。

  也就是在三年后,周亚夫的兄长因为故意杀人而被剥夺了爵位。当时执政的是汉文帝。文帝念及绛侯周勃对于汉室的砥柱之功,不忍他的爵位后继无人,于是就让身为次子的周亚夫继承。

  若是爵位是靠继承,那出将入相却是靠个人能力了。

  前158年,匈奴进犯,周亚夫受命驻守细柳;而同样受命的两支人马分别驻守在霸上,棘门。为了鼓舞士气,文帝亲自入伍劳军。在到霸上,棘门时,守卫见是文帝座驾,丝毫不敢阻拦,即便主将都是等到文帝入了营,才慌慌张张的赶来接驾。

  但是行至细柳时,刚近营寨就被严令喝止,即便明知这是天子座驾依然如此,让我看看当时那军门都尉是怎么说的:“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

 

  直到后来周亚夫知道后下令开门,文帝车驾才得以入营。即便如此,还是受到了军门都尉的警告——军营里面马车不许走快了。这一切,都看在文帝的眼里,直到离开细柳营后,依旧赞叹不已:这才是真将军,霸上、棘门的防卫与之相比,就如同儿戏一般。

  因为此事,周亚夫之才就被文帝深深记在心上,前154年,文帝驾崩,景帝临朝的第三个年头,爆发了“七王之乱”。当时周亚夫釜底抽薪,使得叛军粮草不济,在其军心不稳之际,再逐个击破,只花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平定了这场足以分裂汉王朝的叛乱。

 

  两年后,周亚夫被任命为丞相。这时他的人生果如老妪所预料的那般,出将入相。但也无法避免的,老妪最后的预言就如同魔咒一般,开始在他身上应验。

  我们从细柳驻军就可以看出,周亚夫是个天生的军人,即便身为丞相,他也缺少官场必须具备的圆滑世故,所以从七王之乱开始,就得罪了不少皇室贵胄。即便以“文景之治”青史留名的汉景帝,也与他逐渐有了嫌隙。

  而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其儿子周阳亲自放上去的,所谓的“坑爹”,周阳怕是第一人吧。

 

  因为汉时严禁官员平民买卖甲胄,这种禁令就好比买卖枪支一般,是威胁到国家治安的。但是周阳想到自己父亲年纪大了,于是偷偷的买了五百副甲胄,想在周亚夫薨毙后陪葬用的,但却因为克扣佣工的工钱,被对方告发,说周府私下买卖军资,想要谋反。

  你说本来就经历过一次“七王之乱”,这事怎能不让人敏感,又加上周亚夫不肯变通,得罪了那么多人,结果景帝一气之下,将此事公办了。即便周亚夫辩解是用来做丧葬的,审查他的廷尉依旧不依不饶,甚至道:即便君侯不是在地上谋反,怕也要到地上谋反吧。

  就这么一句话,让自视甚高,且脾气又倔的周亚夫如何受得了,于是就以绝食抗议,在饥寒与愤懑中,支撑不过五日后,便吐血而亡。最后应了老妪那番话,成了浩瀚史诗中唯一饿死的丞相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