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崇祯帝朱由检:高智商、低情商的典型代表

2019年07月18日 08:42 来源:凯风网 作者:清風明月逍遥客

  要想在负面形象扎堆的历代亡国之君里,找出个感动中国的人物,那非明朝崇祯帝朱由检莫属。

  他身穿满是补丁的龙袍,在北京城破的前夜,煤山顶上决然殉国的一幕,是中国古代史上公认虐心的时刻。很多天马行空的武侠小说,也常从中取材,加工出太多悲愤煽情的催泪桥段。

  放在真实历史上,在他殉国第六天后,就有一大波感动画面到来:先是胜利者李自成,读过他拜托不要伤害百姓的遗嘱,又看过那一袭破衣加枯干遗容的悲凉现场,当场一阵唏嘘。接着东华门又有大批百姓自发聚集,哭求李自成礼葬崇祯帝。

  于是,这场动荡苦难历史中,难得温情的一幕就这样低调上演:帝王规格的祭奠仪式,三十多名挑夫轮流换肩,将崇祯与周皇后的灵柩抬到昌平安葬,沿途百姓垂泣围观。

  可如此温馨一刻,却也上演了无耻到虐心的一幕:那些崇祯生前高官厚禄恩宠的臣子们,来祭拜的没几位。甚至庄严的祭奠时刻,还有学士周钟,公然喧哗摆造型表达不屑。不是胆小地躲猫猫,就是无耻地忙着补刀。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崇祯感动了敌人和后人,却感动不了满朝文武官员?

  “完美皇帝”崇祯

  明朝灭亡这事真不赖崇祯,喜欢历史的朋友都熟悉,也常有人抹一把同情泪。

  大明的官僚体制,发展到崇祯接盘的时候,本就极度败坏,长期以来逆淘汰,留在里面的,苍蝇从来极多。

  至于崇祯本人,后人更熟悉的,是他各种优良品质。

  首先是优良的生活工作作风,从来极少近女色,衣服破了都是周皇后亲自补,十七年来雷打不动早起晚睡辛苦工作,布衣素食地简单生活。而且不管多苦多忙,总会隔些天抽时间陪孩子,不是检查小太子读书,就是陪小公主做游戏。标准勤俭持家的好丈夫好父亲。

  特别令后人动容的,还有他始终牵挂民生疾苦,虽说形势所迫,不断加税,却还是诚恳写诏书,请求百姓忍一忍苦一苦,态度着实可嘉。

  遇到大灾难大事故,更是第一时间出来担责,下了好多次深刻自我批评的罪己诏,还请求老天爷有事降罪自己,千万不要为难百姓。

  这些优良表现,不是特定时间的作秀,而是贯穿他十七年执政生涯。后来清朝道光皇帝也忍不住向身边大臣叹息,说这么好的皇帝,怎么叫奸臣欺负成这样?

  品质良好的崇祯,难道真的好欺负?

  真实情况恰相反,他通常被后人忽略的,恰是强大的工作能力。特别令臣下惊讶的,就是精准的眼光。再冗长空洞的奏折拿到手,都能快速抓住要点,批复从来精到。就连无意中写错字,都能一个个挑出来。

  大臣们谁私下做点小动作,从发牢骚到写书信,都能准确监控得知。初次了解的大臣,仅凭一封奏折甚至几句对答,就常准确摸透这人水平,一旦确定人才,立刻果断提拔。

  这十来年里能干点实事的人物,比如杨嗣昌孙传庭,都来自他的慧眼识金。

  而最叫臣子们深感恐怖的,更是他的铁腕作风,整治臣下的权力技法,无师自通的圆熟,登基初牛刀小试,就团灭了九千岁魏忠贤一干强敌。

  后来刚猛治国,更常有横扫千军的大动作,每次出了大事,都强硬追查到底,从一二品大员到八九品小官,都是打包一起狠揍。

  弄得那些位高权重的臣子们,每天在他面前如履薄冰,照大学士陈演的叹息说:在崇祯面前,每句话都要思前想后,稍微一句说错,能吓得后脊梁都湿。

  另外常令臣子们惊叹的是这位强硬铁腕的帝王,还相当热爱学习。

  每天再忙也要读书,定期召开国事讨论会经筵,会上总热情鼓励大家发言,还特别留意来自民间的声音。比如貌似越级建言国事的武举陈启新,就被崇祯通报全国嘉奖。

  连出名刚正敢言的直臣刘宗周,都对这事由衷赞叹,说崇祯的虚心纳谏,足可与唐太宗李世民比肩。

  何止比肩唐太宗,纵观崇祯的十七年执政生涯,经常不是一个人战斗,举手投足总有历代圣君的影子,威望也曾空前高。

  当然,这样一位几乎融合了唐宗宋祖洪武永乐等圣君优点的强大战士,也会有一些毛病。

  铁腕与软弱的复合体

  最先天的一个毛病,正是软弱的性格。

  一生勇敢铁腕的崇祯,会是一个软弱的人?

  说到这条,就得说到一个帝王的最重要内功:坚强。这词看似简单,技术含量却高,既不是霸王举鼎的武勇,也不是豪气干云的长啸。帝王的坚强,意味着一种承担重负的担当,放在风雨飘摇的困难年月,更是不惜面对利益集团披荆斩棘的勇气。

  拿捏臣子的权谋,勤奋工作的习惯,好比武术招式,而坚强,却是内功。

  谁有这内功?

  往远一点说,变法的秦孝公,逐匈奴的汉武帝,都是此中高手。

  往崇祯家里人说,迁北京的明成祖,反腐败的明宣宗,改盐法的明孝宗,废海禁的明穆宗,都是想干点好事,却被利益集团抱团阻拦,然后软硬兼施扫平。支撑各种妙招的,就是这强大内功。

  刚登基的时候,崇祯曾经以为,他在内功这事上很强大。就连臣下捧他是汉文帝,都把他给捧怒,觉得这是羞辱他。以轻松扫平魏忠贤的自信,他以为内功这事简单。

  可真遇到一件事,他才明白自己有多怂:韩一良事件。

  这件事的起因很荒唐,穷得掉渣升迁没路的户科给事中韩一良,为搏出位乱喷,写奏折大骂朝政腐败,还标榜自己廉政。一下引得朝野哗然,却叫崇祯喜上眉梢:正想反腐败树新风,打瞌睡韩大人送来枕头。崇祯立刻反应热烈,先在御前会议上公开诵读,通报学习,又将韩大人提成右佥都御史,回馈超大礼包。

  但崇祯的礼包从不白给,刚收下大礼的韩一良,接着就当场派了任务:朝中谁是你奏折里说的贪官,谁给你送过钱,一五一十给我说。

  这下韩一良可崩溃了,他本想投机搏出位,却被崇祯一把拉上船。

  可这位真是色厉内荏到底,被崇祯连番威逼,却咬死也不再说话,摇头晃脑地装糊涂,就是不肯再指认,最后还干脆认了欺君罪:皇上您别问了,要罚就罚我一个。

  韩一良为啥这么怂?

  其实也容易理解,腐败发展到这时,已经内外同气连枝,简单一句话,就是千百人的食物链,轻易碰不得,于是宁可罢官回家,也不碰这霉头。饶是崇祯气炸了肺,把他一顿痛骂后罢官回家,还是咬死不说话。

  其实崇祯如果稍微温习下明史的话,就会知道这种臣下抱团捣乱的恶心事,明朝历史上发生了很多次,更恶心的场面,明孝宗十八岁上台时就遇到过,三个阁老号称纸糊,啥事不管不说,听说要整顿,立刻串联了集体撂挑子。

  可明孝宗丝毫不慌,一顿借力打力,收编了有能力的刘吉,弄臭了最无耻的万安,跟韩一良类似的出头鸟,冒头了更别想躲,软硬兼施用到底,终于弄出了“弘治中兴”。

  而在这场闹剧面前,崇祯的处理方式,却从头到尾幼稚到可笑,开始是误判局面,毫无准备地把韩一良捧上去,不想这厮属泥鳅,反把崇祯本人放了大鸽子,更叫崇祯看到了群臣抱团挤兑韩一良,掩盖贪腐真相的现状。

  然后,他竟怂了。

  于是从这场闹剧后,饶是崇祯大杀四方,经常性重办大臣,却总出现这样的景象:只要崇祯打算重大整顿运动,群臣们就抱团反对。

  崇祯不怕一两个直臣闹,就怕大家集体闹,一闹得集体反对的地步,立刻退让妥协,你总不能把大家的头都砍了,谁来干活?

  用人不疑大打折扣

  一个皇帝的“撑事”水平,就是一个司空见惯的道理:知人善任,用人不疑。

  如前面所说,崇祯在知人善任上,其实并不差。他从小受过良好教育,懂得明辨是非,天分也十分不错。

  特别是那几位镇压农民军的干将,比如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这三位单在能力上毋庸置疑),样样都选得准。

  但是在用人不疑这条上,崇祯却是公认的差。于是他的用人效果,就时常大打折扣。

  崇祯经常得意的一条,就是选兵用将时,人员安排上总是各种找平衡,极少专门放权,杜绝某人独大,省得他们欺瞒我。

  所以在崇祯执政的十七年里,明朝各条军事战线的一个主旋律,就是“打”。还没和敌人开打,自己人就掐个没完。

  比如大凌河战役,巡抚邱禾嘉与经略孙承宗掐,后来的巨鹿大战,又是督师卢象升与兵部尚书杨嗣昌掐。结果就是互相坑,典型卢象升,与其说抗清殉难,不如说被杨嗣昌坑死。

  而且殉国四十多天,还被杨嗣昌扣押奏折不上报,各种造谣诬陷通敌,给崇祯尽忠的结果,就是这么惨。

  这事虽说是杨嗣昌搞鬼,但根子还是崇祯。

  以崇祯脆弱的小心脏,如果让卢象升这样的强人,获得专征一方的权力,内心真心撑不住且放心不下。于是每次发现人才,让人拉车之前,都要各种五花大绑,手脚完全捆好不说,还得他们互相提防。

  能日行千里的马,放他手上也就跑百步。

  而比这更可怕的,就是瞎指挥。

  崇祯对于前线战事的心理承受能力,从来都是有限的。每次战事进行,都是各种催促,越到关键时刻,就是各种死催。万一催不动,就会各种瞎猜疑。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常把稳赢的仗猜成败仗。

  最让后人痛惜的,就是松锦大战。

  今天所有后人复盘此战,稍有军事常识就可得出结论:洪承畴的明军,已经以步步为营的稳守反击,把清军逐渐逼入不利局面。就好比一场球赛,分明本队比分领先,铁桶阵稳守反击就赢,却偏被领导电话死催,要求必须压出去进攻再打进一个,然后悲剧发生了……

  松锦大战就是这种情况,本来已被战局急得流鼻血的皇太极,意外发现明军作战计划突变,锋锐齐集,后方漏洞大开,立刻抓住这意外之喜,袭击了明军粮道,战局骤然逆转。

  一场清王朝赌上国运的仗,清军在崇祯的送礼下赢了!

  高智商、低情商

  如果说软弱的性格,造就了崇祯战场上的悲剧,那么在后人最津津乐道的管理水平上,崇祯也有一个荒唐的缺陷:分不清好赖人。

  这一个缺陷,在北京沦陷之后,来了个人品大爆发:崇祯生前十分喜欢的学士周钟,带头在崇祯灵柩前表达羞辱。崇祯格外信任的襄城伯李国贞,农民军还没攻城,就忙不迭地带兵投降。两位大学士陈演和魏藻德,一直深受崇祯信任,这时一个毫不犹豫拉出四万两白银送去给农民军当零花,一个主动表白要投靠,赌咒发誓大骂崇祯无道。

  崇祯一辈子劳心劳力,最为倚重的,却是这么一群人。

  要再看个事实,就知道崇祯眼有多歪:被崇祯斥责过“抗敌不力”的卢象升,浴血战死巨鹿。被崇祯曾经下牢狱拷打到耳聋的孙传庭,壮烈殉国于潼关。因为直言进谏而被赶回家的熊开元,明亡后出家为僧,拒绝入仕。而被他罢官回家的刘宗周,则在南明时代毁家纾难,率领一支民团奔赴抗清前线,最终英勇就义。

  反而是那些曾经被崇祯百般提防怀疑的人物,先后尽忠到底!

  能够慧眼识金的崇祯,为什么分不清好赖人?

  因为看到一个人的能力,需要的是智商,看到一个人的品质,需要的却是情商。前者崇祯是高分,后者却是低能。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