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年羹尧手握重兵 雍正是如何解除他的兵权的

2019年11月19日 08:56 来源:凯风网 作者:秋媚读史

 

  君主翻脸如翻书,与其共患难易,共富贵难。为臣一日,需谨慎一日,恪守君臣边界才不至于被君权吞噬。

 

  青海叛乱平定后,雍正将年羹尧视作自己的“恩人”,并要求世代子孙都牢记年羹尧的丰功伟绩:“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对年羹尧的赏赐,雍正也毫不吝啬,又是加官晋爵,又是双眼花翎、四团龙补服等非常物品。至此,年羹尧志得意满,走到了人生巅峰,但盛极也容易走衰。他没有谦逊谨慎,反而飞扬跋扈;没有忠心不二,反而拉帮结派;没有激流勇退,反而“长臂管辖”,最终引起雍正的记恨,以至家破人亡。

 

  君臣关系的变化,源自年羹尧第二次进京见雍正。雍正二年,年羹尧进京途中,他令督抚大臣范时捷、李维钧等跪道迎送;到京城时,百官跪迎,年羹尧安坐马上,视而不见;在雍正面前,“无人臣礼”。雍正如此爱面子之人,年羹尧此举必会伤其自尊。

  年羹尧回任后,雍正给了他一份谕旨:“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易,终功难。为君者,施恩易,当恩难;当恩易,保恩难;保恩易,全恩难。若倚功造过,必致反恩为仇。”

  雍正这份谕旨,一改过去嘉奖称赞的语气,也寓示着对年羹尧打击的开始。此后,年羹尧的境况急转直下。

  一、剥洋葱,扫清年羹尧的外围力量

  要防止年羹尧狗急跳墙,就要先将其羽翼剪除,特别是西北。在年羹尧离京后,雍正就开始给相关人员打招呼。一是鼓励年羹尧的亲信主动与年羹尧划清界限,揭发年羹尧的不法行为,以图自保;二是年羹尧不喜欢的人,让他们知道年羹尧快倒了,让他们坚定立场;三是与年羹尧关系一般的人,让他们疏远年羹尧,不要站错队。接着,雍正开始给年羹尧“掺沙子”。

 

  雍正三年正月,雍正将图里琛调往陕西。图里琛是雍正安排专门针对年希尧(年羹尧哥哥)的广东布政使,年希尧被解职后,图里琛急调陕西任巡抚。雍正给他的密旨中说:“朕调你,因你是满洲,敢作敢为,此数年陕西官员皆成年羹尧随从矣。尔到后,不得稍有惮惧,即使一百个年羹尧也不能加害于尔”

  接着,雍正提拔年羹尧的“死敌”蔡珽为左都御史。这是向天下发出信号:要清理年羹尧了。蔡挺不负圣望,带动了一批人,弹劾年羹尧的奏折一本接一本。

  雍正三年三月,雍正开始对西北“换血”。罢免年羹尧亲信甘肃巡抚胡期恒,让岳钟琪兼理甘肃。岳钟琪与年羹尧关系密切,雍正对他并不完全信任,因此,雍正下令让图里琛连岳钟琪一起监视。其他年羹尧的党羽,或调离,或罢免。

  等到年羹尧孤掌难鸣时,雍正解除了他的川陕总督以及大将军之职,将其调离西安老巢,改任杭州将军。

 

  二、一步一步贬到底

  年羹尧在去杭州的路上,雍正就布置好天罗地网,下令各地督抚严密注视年羹尧。他前脚离开,后面就有人弹劾,西安副都统立刻向雍正密奏:年羹尧贪赃枉法,所得钱财无数;岳钟琪也揭发年羹尧损公肥私之举;田文镜直接奏明年羹尧行李数量之巨……

  到了杭州,年羹尧受到巡抚法海和杭州副都统傅森的“招待”。这两人都是雍正的亲信,很清楚主子的用意,所以,他们一边搜集对年羹尧不利的证据,一边添油加醋地弹劾年羹尧。

  只要有人弹劾,雍正就下令年羹尧来一个“明白回奏”,再给一个处分。七月到杭州,八月就成了闲散章京,年羹尧因此成为任职时间最短的杭州将军,仅有25天,当时就流传着“一日降了十八级”的说法。九月,年羹尧已经被雍正一棍子打到底,所有职衔都被剥夺。

 

  等到年羹尧成了“孤家寡人”,朝中臣子纷纷揭发,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做好时,雍正下令将其抓捕、抄家、押送回京审讯。经过京城各部院审讯,年羹尧被定九十二款大罪。

  雍正三年底,年羹尧被赐自尽,一条白绫了却余生。

  秋媚说:君主是棋手,执棋掌控全局;臣子是棋子,只有被棋手利用的份。年羹尧成功牵制了胤禵、平定了西北,本就失去了利用价值,继续耍大牌无异于自取其辱。

【责任编辑:晨曦】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