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美国摄影师 用镜头分享四川山野之美

2019年07月09日 09:38 来源:四川在线 作者:何晞宇

 

欧阳凯

 

青海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

 

欧阳凯行走在西南横断山脉。

 

横断山脉云海。

 

欧阳凯和朋友野外露营。

 

行走山巅,感受风的自由。

  2019年春节刚过,一个美国小伙在宜宾过年的短视频,登上《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浏览量近200万。这个小伙叫欧阳凯,来自美国南部的德克萨斯州,是一名90后摄影师,他的作品曾登上《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和美国《国家地理》官网。

  欧阳凯去了接近30个国家,在美国、瑞士、新西兰和英国居住过。来到中国后,他先后在北京、上海、珠海等地生活,最后他决定留在成都。除了介绍异国风俗外,他还有一个更大的心愿:用镜头、文字与户外探险,向世界分享四川的山野之美。

  校园摄影师

  不断改变着人生梦想

  3月17日,欧阳凯刚过完27岁生日,马上就跑到了老挝的山中。一周以后,他回到成都驻地稍事休整,两天后又奔向了康定草原和横断山脉。这就是他过去两年多来,惯常的生活节奏。

  在成都的一个小咖啡馆中,这个清瘦的美国小伙向封面新闻记者叙述着他在横断山脉的体验,说到激动时几乎要手舞足蹈,“你就是Part of nature(自然的一部分),(周遭)所有的都简单化了,就是你和大自然。这个大自然是这么原始,你终于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了。”

  欧阳凯从小就喜欢动物和植物,一部分来自父亲对自然探险的兴趣。年幼时,他的父亲常常给他和哥哥阅读美国《国家地理》等探险类杂志上面的文章。

  高中时,有个钟爱星空摄影的朋友,让他拿起妈妈的相机,开始自己学着拍摄夜空里的星星。

  2010年,欧阳凯考上美国东北部的明尼苏达州圣奥拉夫学院,在这里,他的摄影派上了用场。被学校的一个网站雇佣,成为校园摄影师,“(那时)开始挣一点钱,一个小时7美金,现在看来特别少,但是个很好的机会。因为你有了一个‘老板’,他会给你(的技术)进行评价和反馈。”

  但欧阳凯的真正专业是生物学和政治学。在来中国之前,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未来会以摄影为职业。“你要问我梦想中的工作是什么?我会说我也梦想过为《国家地理》工作,但那个梦想太遥远了。做不到的。”

  他更为实际的想法,还是在未来从事与环境政策相关的工作。2013年,欧阳凯前往新西兰做交换学生,接触到中美关系的课程,这时他的目光转向了中国。2014年,欧阳凯考取奖学金来到北京大学念中文硕士课程。按照课程进度,他将为成为一名外交官做好准备。

  不过,一个摄影展,改变了他对中国的认知,以及他的职业之路。

  贡嘎的召唤

  让他开始了新的冒险

  2015年初,欧阳凯和同学到四川旅游时,在成都锦里看到一个有关横断山脉的摄影展。

  “哇,中国是这样的吗?”在此之前,欧阳凯对中国的认知,就是一些如黄山等历史悠久的风景名胜,“完全没想到,没想到中国会有这种景观。”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样壮阔的景观,居然离城市如此之近,“我知道中国有类似阿尔卑斯山脉一样的大自然,但我没有想到距离城市这么近!从成都坐班车到贡嘎山脚只要六七个小时。”

  当年4月,欧阳凯约了一个朋友前往贡嘎山,开始了他和横断山脉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当这座遗世独立的白色山脉,以它千万年未曾动摇过的姿态出现在面前时,彻底将他震撼了。

  从贡嘎返回北京后,欧阳凯进入了毕业就职的阶段,但他知道坐在办公桌后面,已经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2016年,欧阳凯辞掉了待遇优渥的外企工作,准备开始一场人生冒险。他准备到野外去,利用他的相机,将他在中国山脉之间感受到的美和震撼,传播出去,“我觉得人们并不了解中国……我希望可以展示中国的美丽。”

  而这场冒险的第一个目标,欧阳凯选择了特立独行的横断山脉。

  经历近一年的准备和波折,欧阳凯的横断山区项目最终获得资助。2017年5月,他开展了为期9个月的横断山脉考察,足迹遍布四川西部、云南以及青海东南部。经历了扭伤、冻伤,费尽千辛万苦,他终于拍摄到横断山区的原始奇景。这些照片发到社交网站上以后,获得大量好评。

  高山的秘境

  一直在血液中震颤

  “很难说我这几年是否改变了多少西方人眼里的中国,但确实有一些小成功。然而,也许我在路上这几年带来的最真实、最显著的改变,依然是我自己对中国的印象。”

  4月17日,欧阳凯从横断山脉最西端的高黎贡山考察回来。高山秘境,原始森林带给他的启迪还在血液中震颤。这是他第二次去高黎贡山了,“高黎贡山是我目前感触最深的一处景观。”

  高黎贡山位于云南西北部的横断山区,由于其山体巨大,海拔悬殊,其气候能从亚热带一直跨越到寒温带,再加上南北纵向的走势,令动植物类群可沿江河谷地带游走汇集,成为中国动植物种类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被誉为“天然基因库”。

  这里保留着6个植被带谱的垂直景观,浑朴原始,如同绿色天堂,“高黎贡山是我最珍爱的森林。”欧阳凯说,“它太美了,太原始了。我从高黎贡山出来,到了保山、大理,我都感觉我在污染我自己。”

  高黎贡山还没有太多人类雕琢的痕迹,没有步道没有酒店甚至没有手机信号。欧阳凯在那里感受到一种简单的美感,“如果说贡嘎山让我感觉震撼,感觉到人的渺小;高黎贡山就是让我感觉,我是某种宏大的一部分,自然的一个分子。”

  欧阳凯的目光望着虚空,手里的浓缩咖啡、灰白的水泥墙、巨大的落地窗和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都在他周遭溶解,他仿佛又回到了高黎贡山苍莽的密林中。

  最钟情成都

  从胃口到闲适的满意

  游历过那么多大美之地,欧阳凯最钟情的还是成都。他对成都的第一印象是绿色。“当时觉得很酷!到处都是绿色。楼顶怎么会有树?觉得特别有趣。”更深的印象是,“成都公园特别多,很多人在公园喝茶,生活节奏很休闲”。

  从办公室辞职、投身山野做摄影师,欧阳凯来得最多的城市是成都。作为第一个来到成都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外国摄影师,欧阳凯在那里待了9天9夜,用照片记录下了保护区巡山队员追踪雪豹、大熊猫等野生动物踪迹的故事。

  欧阳凯从第一眼的惊艳,到深深迷上这座城市,“我很喜欢这边的文化、食物和人。”

  2018年9月,欧阳凯决定停下脚步,生活在成都。从此,成都不再是旅途,而是归途。长住之后,他发现了更多城市细节:成都有很多对行人友好的绿道,比如下穿隧道的设计,让他沿着锦江绿道跑30公里只需要过一个红绿灯。这是他在中国遇到的最长城市绿道。

  喜欢户外的欧阳凯,在成都总能轻松到达一个城市公园。从居住区到公园、公园到公园之间,大多有绿道连接。

  真正接纳一座城市是从胃开始的。欧阳凯对成都的食物,不仅适应,而且上了瘾。刚来成都的时候,他觉得有点辣,微辣刚好,现在中辣也能适应了。

  他在成都吃火锅、串串香,甚至吃出了一种仪式感:每次来成都的第一餐都要约朋友吃火锅,离开成都的最后一餐也要吃火锅。“昨晚吃串串香吃到11点半。明天要走了,今天肯定要吃——这么多天不在成都,太难过了。”

  除了食物,欧阳凯还喜欢这个城市的布局构造,以及便利的生活。“在成都,我所有需要的都在二环内,不用浪费时间在交通上。很方便的生活,这是我很看重的。每次见朋友,不用花很长时间在路上。”

  欧阳凯住在锦江边,步行就可以到达公园以及满足大部分的生活需求。在步行范围内,随处可见茶馆、咖啡馆、餐馆甚至书店。走远一点,还能到达一个城市自然博物馆和舞蹈室。来成都之后,欧阳凯开始学街舞,乐于在山顶跳自编自导的“无氧”环保舞,视频在网上曾引起热烈的反响。

  近可享受城市生活,远可感受自然美景。成都,让这位美国年轻摄影师停下脚步。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本文部分内容综合自《天府文化》)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