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票证年代那些事

2019年08月13日 09:21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蒲实

  周末,回乡下看望年迈的父母,爱收藏的父亲从柜子里翻出一张已泛黄的报纸,展示在我面前,说:“这是1979年报上刊登的消息,说的是那年‘春节定量供应主副食品15种’ 的通告。”我看完后,记忆一下子回到了那个一切都凭号票定量供应的年代。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十来岁,家中的“小男子汉” 。父亲是工人,很久时间才回一次家,母亲是农民,忙于挣工分。记得那时有这么两句顺口溜:“星期天,有肉拈” ,更形象的说法叫打“牙祭” 。因为,那个年代购买猪肉是要号票的,而且每月人均半斤左右,还只有星期天才有一头猪肉供应,得起早排队。土桥经营站分支点设在一个叫冯家石桥的“幺店子” 处,如今这地方已是高楼林立,名也大气得很,叫“府河星城” 。为了吃上“肉嘎嘎” ,母亲头天晚上就把号票和钱交给了我,并叮嘱道,号票要揣好,莫丢了。鸡叫二遍,我便起床摸黑向幺店子去排队。一路上还乐滋滋的,今天起得早,肯定是第一个。然后,我是早行人,更有行人早的,在我前面已有五、六人排起了队。早上八点左右,经营站一个人们都叫他易师傅的中年汉子推着装载一头猪肉及猪杂的“鸡公车”( 独轮车),出现在伸长脖子快发酸的人们眼前,顿时一片人声沸腾。那时割肉,人们最喜欢割到的是肥大块(肥肉)和槽头肉也叫挨刀肉(猪颈项那一段肉)。炒一碗蒜苗回锅,半个院子都闻得到香,闻到肉香味的人便会冒出一句:“今天,那家子人在打‘牙祭’了?”流露出来的是羡慕。

  如今上了五十岁的人大多知道,号票的重要性。特别是在上了些年纪的老人们对号票的记忆犹新,据父亲讲,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国家对涉及国计民生的紧缺商品,一律定量供应。如棉布、棉花属国家统管物资,各省印发布票、棉票,按人定量供应;食盐、照明用煤油计划定量凭票供应;生猪、鲜蛋向农民定购、派购;蔬菜按计划种植,由集体承担蔬菜生产任务,收获后交商业蔬菜门市部,供应机关厂矿和城镇居民;糖、酒、烟等商品,除了在节日定人定量供应之外,如有特需都必须凭证明购买。

  在我的记忆里,那时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每年每家每户按计划供应的粮、棉、油,所对应的票证都必须好好保存。记得票证发到手后,母亲极小心地用手帕包好,锁在柜子的抽屉里,待需购买物品时,拿出来用剪刀剪下当月号票后,又放回抽屉,身怕遗失。母亲的谨慎,为的是一家人平安。否则,不是挨饿就是没有衣穿。毫不夸张地说,票没了,想死的心都有。记得同院的李婆婆,就因票证没捡好,被老鼠啃成了碎渣,待看到这场景,她顿足捶胸,呼天抢地号啕大哭,没想通,喝下了敌敌畏(一种农药),自杀了。

  改革开放后,通过转轨定向、政策调整,有力促进了生产力的解放。中国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农副产品和工业产品种类大丰富,供需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票证逐步被取消了。到了1993年,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快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通知》精神,取消了粮票和油票等。至此,伴随人们多年的各种供应票证失去了原有的 作用。各种票证,退出了舞台,成为了收藏物。

  新中国成立70年,披荆斩棘、风雨兼程、艰苦奋斗,有血、有汗、有痛苦、更有欢乐!

  70年春华秋实、梦想成真!

  走进新时代的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成为这个动荡多变的世界政治稳定的压舱石。

  中国强大了,人民富裕了,人们再也不为吃、穿、用发愁了,商品短缺、凭票证排队购物的历史也一去不复返了。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下一篇:路的变迁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